5000多年前古人如何,济南章丘焦家新石器时代遗

原标题:5000多年前古人如何“生”与“死”?考古专家带你走近焦家遗址

(原标题:济南章丘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

科技日报记者 唐婷

图片 1

章丘焦家遗址?听上去有些耳熟。对,就是那个如今以大葱和铁锅闻名的章丘。

出土的玉器

而在考古人眼里,章丘是个自带光环的地方。它被称作中国考古的摇篮,是中国学者在中国东部最早进行考古发掘和探索的区域之一。

发现了夯土墙、壕沟、墓葬、祭祀坑等丰富的大汶口文化遗迹,出土了大量陶器、玉器、骨器等文物,自2016年发掘以来,济南章丘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引起了社会各界普遍关注,成功入选了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著名的龙山文化,就是以20世纪20年代章丘龙山镇城子崖遗址得名而声闻海内,其历史脉络可追溯到距今4000多年。

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城址的典型代表

图片 2

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济南市章丘区西北20公里处,分布于焦家、苏官、董家和河阳店等村庄之间,时代主要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总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该遗址在1987年当地文化部门进行文物普查时发现,1992年被列入山东省第二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工作场景1

2016年和2017年春夏季,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与博物馆学系对该遗址进行了2次发掘。在发掘区南区,考古队员发现了夯土城墙迹象以及环绕城墙的一圈壕沟。随后,考古队员在该区域布设了南北长约50米的探沟,对夯土城墙和壕沟进行了解剖。

对于文明的进程,人们总是想了解的更多一些。2016-2017年,山东大学的考古工作者们在章丘焦家遗址发现了距今5000多年、内涵丰富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遗存,为该区域的龙山文化源头的探索提供了新线索。

“从发掘的地层关系看,一些大汶口文化晚期的大型墓葬把夯土城墙直接打破。因此夯土城墙的年代不会晚于大汶口文化晚期,可以确定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应该是目前发现的海岱地区年代最早的城址。”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王芬表示,目前发现的大部分城址年代为大汶口文化之后的龙山文化时期,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是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城址的典型代表。

图片 3

大汶口文化距今6500年至4500年,在距今5000年至4000年,已经有古城初现,实属惊喜。而在王芬看来,遗址所处的位置,赋予了其更加不同寻常的意义:遗址周围分布着不少后李文化至大汶口文化早期遗址,而在其南部5公里处,就是著名的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城址——城子崖遗址。“加上夯土城墙、环绕城墙的壕沟和一大批高等级墓葬,以及大批量的玉器、白陶和彩陶的发现,昭示着在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已成为鲁北古济水流域具有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意义的都邑性聚落。”王芬说。

工作场景2

大墓棺椁俱全 礼器齐备

住:从半地穴到住联排“别墅”

考古发掘显示,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经历了三个大的发展阶段,聚落功能已经表现出明显的阶段性特征。随着考古工作的开展,考古人员发掘出大小不一的215座大汶口文化墓葬。大型墓葬面积在10平方米左右,有2座为重椁一棺,20座为一椁一棺,随葬品有玉钺、玉镯、白陶杯等。中型墓葬数量比较多,葬具为一棺,在墓主头端和脚端放置着陶鼎、陶罐等,随身佩戴小件的玉石、蚌类装饰品。小型墓葬规模较小,大多数没有葬具,随葬品也几乎没有或者只有少量的陶器、骨器等。“这些墓葬的葬具使用率超过60%,这在全国同时期的其他墓地中极为少见,说明和其他聚落遗址相比,焦家遗址的等级比较高,而且从墓葬体量、葬具、随葬品等情况来看,已经表现出明显的社会分化现象。”王芬说。

环视了整个演讲大厅后,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焦家遗址考古发掘领队王芬问现场听众,是什么支撑起了大家此刻所处的空间?答案是:墙体。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215座墓葬中,有104座墓葬都随葬有数量不等的玉器。玉器可分为礼器和装饰品两大类。礼器多为玉钺,装饰品大多为玉镯、玉环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对这些玉器给予了极高的关注。“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以前认为大汶口文化不重视玉器的看法。这就意味着从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开始,可能受到与良渚文化持续交流的影响,玉器在礼仪系统占据了日益重要的地位。”李新伟说。

不同于西方的以石构建筑,中国古代建筑多是土木结构。砌墙是盖房子的重要一环。可对于没有get到砌墙技能的古人该怎么办呢?

“遗址出土的玉刀和玉钺的形制、穿孔方式、在孔中填小玉粒这样的细节等,都与山西陶寺墓地相同。”李新伟认为,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所处的时代是距今5000年到4000年这个中华文明形成的关键千年。这个千年的晚期,形成了对应尧舜传说的陶寺文化,这个千年结束后,又形成了与夏王朝对应的二里头文化。“早有学者指出,在这个千年之初就开始的大汶口文化快速西进,对后来陶寺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该遗址正在泰山之北麓、古济水之滨,沿济水西上,经过太行八陉中最南端的轵关陉,可以直接到达侯马,进入陶寺文化的核心地区临汾盆地。焦家遗址的发现再一次明确提醒我们,陶寺文化形成过程中,东方礼制的影响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说。

聪明的古人选择了向下挖坑,在坑穴基础上再砌矮墙,并在屋顶覆盖茅草等以遮蔽风雨。在焦家遗址的早期居住址阶段,发现了几十座分布规律的半地穴式房屋,房屋面积在5-15平方米之间,门道方向不固定,房屋有分群分组的现象。房屋功能应有居住、储存和手工业作坊等。

填补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

图片 4

中晚期阶段居住形态的空白

早期居住址

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另一个亮点是发掘出116座大汶口文化房址,为研究当时的居住单元、社会组织等问题提供重要资料。“鲁中北地区之前很少对聚落遗址进行大面积的考古发掘,对当时人类的居住形态、社会关系等的了解和研究比较少,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对该时期房址的系统发现,填补了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居住形态研究的空白。”王芬说。

渐渐地,古人告别半地穴式房屋,住到地面上。焦家遗址的晚期居住址可以分为早、中、晚3个小的阶段。早段人们多居住单间的基槽式房屋,单间面积在10到20平米之间。中段仍是基槽式房屋,不过已经发展为多间东西相连的“小排房”了。晚段,人们则通过挖坑栽柱的方式建造地面式房屋。

王芬介绍,时代较早的居住期分布着比较有规律的半地穴式房屋。房屋有分群分组现象,面积在5平方米至15平方米之间,门道方向不固定。功能有储存、手工业作坊、居住之分。有些还发现了保存比较好的灶址。时代较晚的居住期房屋在空间分布上成列或成群分布特征明显,根据形制特征又可以分为早中晚三段:早段为基槽式地面建筑,单间,面积为15平方米至20平方米;中段为基槽式两间或三间的地面式排房;晚段为柱坑套柱洞式的地面建筑,也是东西向两间或三间排房。中、晚两段房屋的单间面积多在6平方米至10平方米之间。“从半地穴式房屋到地面建筑,一方面和建筑技术的发展有关系,开始古人的建筑技术有限,后来随着建筑技术的进步,垒墙能力的提升,变成地面式建筑。另一方面受到文化交流的影响,比如周围有更先进的建筑技术影响了这里的居住方式。”王芬说。

考古人员通过仔细的刮平面,试图还原出当时房屋之间的空间分布关系。“在某些房间里,我们还发现了烧土面,这是人们进行炊煮活动的灶址,房屋应该兼具了炊煮、休卧等基本的生活功能。”王芬介绍道。

图片 5

图片 6

遗址北区墓葬分布图

晚期居住址

食:大墓主人吃肉多

既然有了灶台,5000年前的他们都在吃什么呢?在这些没有文字的年代里,我们只能通过现代科技手段推测古人的食谱是什么。

食物经人体消化吸收后,就转化为人体组织的组成成分,而这些化学组成与摄取食物的化学组成存在着对应的关系。通过分析人骨稳定同位素等数据可以了解古人的饮食结构。

“通过对大墓出土的7具人骨进行分析,我们发现,他们的植物类食物来源以小米等旱作农作物为主,氮同位素数值全部高于千分之九,这说明他们吃的肉类食物比较多。”王芬说道。

此外,在遗址中还发现了大量鱼骨,既有淡水鱼,也有少量远距离而来的海鱼。王芬推测,数值较高的肉类食物摄入,或许和这些人的社会地位较高有关系。

图片 7

古人饮食结构分析图

葬:开启棺椁制度先河

上文提到了大墓,事实上,215座墓葬也是此次焦家遗址考古发现中的重中之重。

这215座墓葬可以划分为大中小三型。其中,大型墓葬二十多座,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棺椁俱全。在很多墓葬中都发现数量不等的玉器。以棺椁为特征的葬具使用率很高,和同时期其他墓地相比,焦家在这方面显得独树一帜。

尤为引人注目的是,M152是一座重椁一棺墓葬。该墓室主人手臂上套有一个较大的玉臂玔,腹部位置放有一件玉刀,玉刀下面还压着一个玉钺,刀钺等礼器足以显示出其身份不凡。

图片 8

墓葬M152

相对而言,中型墓葬数量较多,葬具为一棺,在墓主头顶和脚端放有陶鼎、陶罐、陶杯等,随身佩戴小件的玉、石、蚌类装饰品。“他们大致相当于今天社会里的中产阶级。墓葬中放置一定数量的生活器具和玉石装饰品,反映了古人视死如生、生生不息的理念,”王芬说道。

小型墓葬则规模较小,多无葬具和随葬品。不难看出,焦家遗址墓葬体量、棺椁葬具的形制、随葬品高低多寡现象,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社会分化和等级差别。

同时,大量的随葬玉器,也说明焦家遗址在当时是黄河流域一处极为重要的用玉中心。

图片 9

墓葬M152随葬玉器

城:初现身型

如果说焦家遗址是一处古城,那么首当其冲的便是要找到城墙。焦家遗址关于夯土墙和壕沟的探寻工作贯穿了此次为期两年的考古工作的始终。

“比焦家遗址年代早或晚的遗址,我都有参与过相关工作,积累了一些经验。但是焦家的文化堆积还是有其自身的特点,我们也经历了一个从未知到熟悉的过程。”王芬回忆道。

图片 10

工作场景3

焦家遗址前后经过2016和2017两个年度的发掘。在第一年,考古队就发现了夯土墙的线索。第二年,确定夯土墙和周边的壕沟成为考古队工作的核心任务。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细致辨识,考古队对发掘区的夯土墙和壕沟的结构、性质等问题有了比较清楚的把握。

随后,考古人员对以夯土墙和壕沟为代表的大型防御性设施进行了考古勘探。因为壕沟内填土的颜色偏黑,辨识度较高,目前考古队先期发现了总面积约12万平方米左右的壕沟,后续工作还在进一步进行中。

焦家发现的那些大型墓葬是位于当时的城内还是城外?这是王芬经常被问到的问题。从考古学上强调的地层关系来看,这些大墓和夯土墙不是同时期存在的,一些大型墓葬直接破坏了城墙,即他们之间是早晚关系。“种种迹象表明,通过他们之间的早晚关系,我们初步判断,焦家遗址应该是迄今发现的海岱地区最早的城址。”王芬指出。

图片 11

工作场景4

在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的焦家遗址中,王芬和队员们只选择了其中2000多平米的面积进行发掘。巧合的是,现在来看,发现的壕沟等大型遗迹正好和整个遗址区域构成近似同心圆的位置关系,发掘的区域处于同心圆的中心位置。

作为讲座的结语,王芬说道,“我们所做的工作,只是代表了焦家考古的刚刚开始,其实是提出了更多待解的问题。目前看到的只是一个初现的古城,期待后续的工作能揭开更多的谜底”。

图片 12

工作场景5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编辑:陈小柒

审核:管晶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永利国际手机登录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5000多年前古人如何,济南章丘焦家新石器时代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