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方言,为什么有人说四川话和武汉话很像

原标题:胡豆念“福”豆,麦当劳念“mei当劳”!我们就是与众不同!

晋城方言北方方言的一种。与普通话的差异主要表现在语音和词汇方面。晋城方言有19个声母,比普通话少3个声母,即没有z、c、s。普通话的z、c、s,在晋城方言中都作…

图片 1

问:为什么有人说四川话和武汉话很像?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晋城方言北方方言的一种。与普通话的差异主要表现在语音和词汇方面。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

图片 2

也成就了极具地域特色的方言

晋城方言有19个声母,比普通话少3个声母,即没有z、c、s。普通话的z、c、s,在晋城方言中都作zh、ch、sh,只是发音部位比普通话稍微靠前。晋城方言的资、支都念做zhi,租、猪都念zhu;粗、初都念做chu,操、超都念做chao;丝、诗都念做shi,苏、书都念做shu等等。晋城方言有47个韵母,比普通话多出8个,两者之间对应关系比较复杂,但大多有一定规律可循,最突出一点是,普通话中的鼻音韵尾,在晋城方言中除ong以外大都消失。晋城方言有平、上、去、入4个单字调。平声调值33,如开、安、高、诗、戟等字;上声调值113。如鹅、穷、古、五、协等;去声调值53,如岸、唱、正、共、剧等;入声调值22,如月、舌、竹、说、石等。晋城方言的上声既包括古清音声母和次浊声母的上声字,也包括古全浊、次浊声母的平声字,二者在连读变调中分开,前者相当于普通话中的上声字,后者相当于普通话中的阳平字。因此晋城方言的声调,实际上也可分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5个声调。前4个声调的调类与普通话的调类大体上相对应,只有入声字在普通话中分布较复杂,且无明显规律可循。在实际读音中,人声韵的喉塞韵尾已相当微弱,一小部分已经变为舒声。

各位听众,各位网友,欢迎收听《四川方言》节目。我是浩岷。今天的这句开场音频有着特别的年代感,换一个更时尚的说法是,暴露年龄。在那个厨房和堂口靠对讲机呼唤的年代,李伯清的散打评书让四川方言红遍全国。行走评书江湖三十年,李伯清至今仍然以生动演绎的四川方言,吸引着下至零岁,上至百岁来自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粉丝。

很简单,现代四川人不是古代蜀国人,现代四川人是「湖广填四川」的结果。

图片 3

晋城方言的语序与普通话基本相同,词汇中的基本词汇也大同小异。但也有相当一部分词语有较强的地方色彩。如日头儿(太阳),月明(月亮),响忽雷(打雷),打豁闪(打闪),圪塔水(开水),乌水(温水),恶水(泔水),香煤(无烟煤),臭煤(有烟煤),跨汉(单身汉),老架儿(老头儿),圪脑(头),性门(前额),圪腮(面颊),圪喷(谈天),圪遛(散步),圪砸(咀嚼),圪搅(搅拌),圪碰碰儿(坐着眯一会儿),一圪几几(一点点)等等。另外,晋城方言中手指头都可叫作拇指头,因此就有大拇指头、二拇指头、中拇指头、四拇指头、小拇指头等词语。晋城方言中还有一些词语表现出某种感情色彩,如把馒头叫做点心,甚至叫做妈妈;把油条叫做麻糖等。

“李伯伯”的名头可不是盖的,有人说,他是四川方言的百科全书。据说他讲评书打烂的纸扇子已经十多把,用旧的折扇两箩筐,品种不下十个。他是四川哪里人呢?土生土长的成都民间艺人,但是他的口音却不是标准的成都话。

湖广,在明清时代及其以后指两湖(湖北、湖南,不包括广东,广西)

那些流淌在成都街头巷尾的成都话

高平方言北方方言的一种,与普通话在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有明显差异。声母中的舌尖前音z、c、s和尖后音zh、ch、sh不分,大部分地区n与l不分“蓝”念“男”,“连”念“年”,0音念“1”,“鱼”念“衣”,“许”念“希”,各方言区大都把鼻音韵尾n和ng相混,特别是en和eng、in和ing,有的相反eng、ing发en、in。儿化韵较多,可分两种情况:一为原韵母不变,只是母加上卷舌动作;另一为原韵母发生变化。声调差异也大,最少有5个声调,至今仍有入声。一些词语地方性强,例如,表示时间的词语:“夜来”(指昨天)、“掌儿”(指今天)、“清朝”(指早晨)、“今儿”(指今天)等;表示空间的词语:“圪台上”(指床上或炕上)、“的儿”(指这里)、“顶儿”(指上边)等;表示程度的词语:“客大拉”(指太大了)等;表示数量的词语:“一圪星星”(指很少)。某些实物名称:“冰雹”叫“冷则蛋”、“棉衣”叫“袄儿”、“背心”叫“汗圪拉”或“圪筒只”、“头”叫“圪脑”。高平方言中形容词很多,单音节形容词a—aa的大都儿化。如:红红儿的,小小儿的、慢慢儿的:a bb—abb的也大都儿化;口语惯用语:烧渣(不稳重)、钻空儿、钻圪窿、瞎圪戳(背后说坏话)、瞎圪诌(说假话)、瞎胡弄(蛮干)、发癔症(不清醒)、说淡话(闲话)、圪撩鬼(不好商量的人)、撩捧货(不好驯服)。惯用语多数表示贬义,也有中性的,表示褒义的很少。

成都话在四川方言中独有的特点,来感受一下:

一、语言方面

绵软中却透着那么一股子生活的气息

阳城方言北方方言的一种。可分为东乡话、北乡话和中南乡话3种。因中南乡话流行的地域和人口占全县2/3以上,故可作为阳城话的代表。

成都话属于北方方言中的西南官话成渝片,比起普通话,除了我们刚刚说到的不完全分鼻音和边音,不分平舌音和翘舌音,不分前鼻音和后鼻音之外,其实成都话的语音系统更简单。

现代汉语方言可分为七大方言区:即北方方言(官话)、吴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赣方言。

透露着成都人的生活智慧

语音上,阳城话将一些“j、q、x”的声母读做“g、k、h”,如“机器”读做“giki”;韵母保留大量入声,如“圪”、“力”、“吃”、“渴”等等。普通话韵母为“iao”的字,阳城话说成“iu”的字。如“条”读作“fiu”,“表”读作“biu”;普通话韵母为“in”的字,阳城话发成“ing”;如“真”说成“征”;普通话韵母为“en”和“eng”的字,阳城话大多说成“ang”或“ong”,如“奔”读成“邦”,“文”读成“王”,“朋”读成“pong”,“更”读成“kang”。此外,还有“努”说成“nong”,“战”说成“这”,“窗”说成“霜”等。

成都话在声母、韵母和声调方面有一些不同于普通话的特别的发音,这不是话读错了,而是方言或古代语音的传承:

官话,又称官话方言,旧称北方方言、北方话,是汉语的一种方言。

图片 4

词汇上,阳城话讲将“我们、你们、他们”说成“我偕、你偕、他偕”,将“母牛”说成“尚牛”,“地板”说成“阶坑”,“火柱”说成“火状”,“蚯蚓”说成“蚰蜒”,“高梁秆”说成“圪党”,“给”说成“贻”,“拿”说成“撼”(读作han)。“圪”、“不”是最活跃的构词要素,如“脑袋”说成“圪脑”,“窟窿”说成“圪窿”,“胡同”说成“圪洞”,“筐”说成“不篮”,“糊糊”说成“不糊”,“黑洞洞”说成“黑不洞洞”。“日婆”是惯用特词汇。有两义:一是“倒霉”,二是无意义的口头禅。

“河堤di1”读成“河堤ti2”。比如说“尝味道”,成都方言就是“尝sang2味道”。把清晨说成“早晨sen2”。

湖南人的祖先大多是江西移民,很多人的族谱都记着来自江西,正所谓「江西填湖广」。

今天就跟随社长的话筒

日志分页:12

还有一个词,“解手”成都方言就说解gai3手,但是解jie3放的解发音又和普通话一致的,解放。韵母的发音改变,成都方言把“批评”说成批pei1评;“雨披”说成“雨披pei1”。“眉毛”的发音是“眉mi2毛”。“光荣”读作“光荣yun2”。“一顿饭”要说成“一顿den4饭”。“学校”的读音是“学xio2校”。

所以,湖南人亲呢的称呼江西人为老表,与江西人特别亲,反而与湖北不那么亲,这是因为江西意味着祖先(的出处),湖北只是兄弟。

去听一听地道的成都声音

在成都方言众多的发音中,有一个发音,非常具有代表性,我一说你就会感同身受,那就是韵母an的发音。

湖北话是由北方官话演变,受赣方言、湘方言影响。湖北话没有像湘方言那样,形成自己的独有语系——鄂方言,而从属于西南官话体系。

一出东门天涯石,

这一连串很有喜感的an的发音,只有那么嗲了。成都人和其他地方的人摆龙门阵,只要一说到带an的字,对方就会问,你是成都勒哇?所以完全可以用an这个音节的发音来评判是不是资格的成都人。

有本书叫《蜀语》,是明朝人写的,收录了大量「湖广填四川」之前的四川方言,跟现在的四川话有很大不同,接近南路话。

二出北门五块砖。

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普通话的普及,成都方言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比如老成都话对于“赤道”的发音是:赤ci2道,听起来跟“迟到”一样,但现在已经很难听到这个纯正的成都方言发音了,大部分人已经习惯读作赤ci4道。老成都话“微信”的发音听起来是“wei2信”,而今天多数人发音作“wei1信”。老成都话“巴蜀文化”的发音听起来是“巴su2文化”,而今天多数人发音作“巴su3文化”。这些都是学习普通话的结果。

现在的四川话(以成都话为代表),是「湖广填四川」时期,北方官话、客家话、湖南话(老湘语)和蜀语融合而成的,基本遍布四川全境的汉语区,也就是现在所称西南官话。但仍有一些地方使用老湖南话或者客家话。

三桥九洞石狮子,

在成都郊区的方言中,和我们通常说的成都话还很有些不一样,因为成都郊区的方言有很多是属于“南路话”,包括双流、新都在内的地方话。比如郊区话的“答”“白”“得”“笔”的读音和市区的发音就很不一样,因为这些是入声字。“你到底答不答应我嘛?”“哟喂,答应嘛就是了嘛。”你会听出来这里面有我们熟悉的一声二声三声四声之外的第五个声调吗?

简单来说就是,正宗的四川话是南路话,现在多数四川话是来自湖广。

青羊宫里会神仙……

方言包含着丰富的社会、民俗和生活信息,代表着文化的精神,具有很强的“活化石”的价值。有一种角色叫“pa耳朵”,有一种软和叫“稀溜pa1”,“有一种执着叫mi1到脑壳整。”感受成都方言更多的特色,欢迎您继续收听《四川方言》

二、饮食方面

跟普通退休老人一样,70多岁的张世光带孙女儿、忙家务,陪老伴儿出门买菜散步,或者同老朋友出门喝茶……

结束语:一样的四川人,不一样的四川话,《四川方言》,让你在鲜活接地气的四川方言中感受巴蜀文化独特的魅力。特别鸣谢四川师范大学四川方言研究中心和周及徐教授对节目的精心指导!更多精彩内容您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方志四川或者故事882。下期再会!

川菜不是独特的菜系,而是其他菜系的融合产物。川菜作为「湖广填四川」移民文化的产物,实际包含了其他几个菜系。

与所有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一样,张世光深切地热爱着这锦官城,爱她的温润气候,爱她的麻辣味道,爱她独有的语言声调和用词。

以下部分方言表情包,各人带走哦!!

湘菜、鄂菜、赣菜是川菜的爸爸。

图片 5

本节目取材于《四川省志•方言志》,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语言研究所、成都故事广播FM88.2倾力制作,联合打造。

清朝的湖广移川,各地移民们把湘菜、鄂菜、赣菜带进了四川,因为物产、地域、关系习惯口味会变化。

图片 6

长按下方二维码,访问

我是四川人,第一次坐火车去上海,我在武汉转车,在候车室里,以及上车后的车厢里,我就像见到了家乡人一样的感觉,因为说着差不多的话,只是音调方面有些不一样而已。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了四川话不仅仅是云南贵州和重庆人说,湖北武汉人也说。

不过,有一天当他注意到,说了一辈子的成都话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作为祖上十代人都生活在成都的老成都人,张世光坐不住了:

方志四川•音频电台

【01】湖广填四川

明朝末年,张献忠起义,后与清朝抗衡,张献忠在四川成都杀了些人,清军入川时又杀了不少蜀地本地人,其原因大概是宁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人吧,以为所有蜀人都是张献忠的党羽。张献忠死了后,四川基本上是没人了,清朝为了把这个空填上,便从湖南、湖北及广州这边移人过来,这就是有名的历史上的事实——湖广填四川。但是湖北过来的最多,我家祖上就是从湖北孝感麻城那边过来的,族谱里都有记载,我祖父年轻时,那边的人还送过族谱过来,并传来了字派。

所以把家乡话带过来,也是一个原因,只是在演变的过程中,好多话融入了本地的一些方言,然后便有了一些不一样。

张世光

【02】西南官方话

这种说法也是有根据的,因为湖广填四川,不过是老四川,就是包括重庆在内的,但是贵州和云南,以及西藏接近四川的地方,都会这种话,那就不是湖广填四川这么简单的事情了。所以按照区划,湖北、云南、贵州、重庆等都属于西南方向,这一带的人大多说话都向一个方向去,形成了通用的语言。但又各自拥有自己的方言。就像东北话一样,在东北三省以及北京等都受到影响一样的道理。

我是青鸾惊鸿,70后蜀女,喜欢读书写文字和心理学。感谢相遇在头条,感恩喜欢我的文字。

首先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一切以省命名的方言都是伪科学。

四川话,我不知道题主说的是哪一种,所以我暂时以成都话与武汉话进行对比。

先看分区,武汉话属于西南官话武天片,成都话属于西南官话成渝片。

再看语音。两者声母都是19个,都只有一组平舌音zcs。两者的韵母也基本接近,都为21个。声调比较如下

成都 阴平55,阳平21,上声53,去声213

武汉 阴平55,阳平213,上声42,去声35

可以看出,就听感而言,武汉话的阳平约等于成都话的去声,阴平上声就调型来看,都是一平一降,比较接近。

题主只强调了听上去怎么样的问题,所以这里不做语法和词汇的比较。

声调其实还会因为语流音变或其他原因发生变调现象,不能武断的以单字调为基础找相似,不过连读变调现象就太复杂了,三言两语也说不完。

湖北随州明玉珍带走一半湖北人在重庆建立大夏国,还有一半的湖北人是陈友谅的国民,两个湖北人建了两个国家,还都称帝了,当年的湖北人先是被元朝报复,后又被朱元璋讨伐,后来整个湖北的人口基本被杀完了,明玉珍带走的湖北人主要是随州和麻城一带的人口,因为明玉珍的儿子是被朱元璋劝降的,没有战争也就都留在四川生活了,明玉珍的儿子和家眷被流放到韩国了。第二次是清朝康熙年间湖广填四川是100万人口。湖北其他地方方言和四川基本一样就是说话口音有点区别,唯独武汉话在湖北是最不像四川话的。

有一次我在四川音乐学院散步,有两个女娃娃大概十多岁,她们普通话说的真好,我就很奇怪她们是哪儿来的,她们说“我们是云县人啊!”

(一)大同小异

四川方言与武汉方言之间确实有很大程度的相似性。尤其是声调的特征(也就是俗称的讲话“调子”)大同小异——武汉话、“四川话”阴平都是高音,阳平都是低音,上声都是中音,去声都是先低音、后略微抬高。

下面,具体对比武汉话声调与成都话声调:

武汉:阴平55,阳平213,上声42,去声35。

成都:阳平55,阳平21,上声42,去声213。

大家按照上述调值,试着发出武汉话、成都话的声调,确实大同小异。(两者的去声发音具体调值有明显区别,成都话的去声偏低。)

由于声调是汉语发音的一个鲜明特征,人们判断一种方言究竟是哪个地方的、属于哪个方言系统,往往第一印象是根据其声调。例如,北方多数方言的声母韵母系统差别并不大,但是,正是由于声调的不同,人们一下子就能够听出,张三说的是西安话,,李四是河南人,王五来自东北…… 同样道理,武汉话与四川方言的相似,很大程度是来自声调给人们以“好像差不多”的印象。

四川多数方言与武汉话之间的相似性不仅仅是在声调方面,而且,声母韵母系统、词语的相似性也较大——都缺乏韵母eng、ing,声母里没有zh、ch、sh,基本上都是l、n不分,都把“冯”读成fong,“朋”读成pong,“梦”念成mong……

因为我对方言比较感兴趣,我说“那你说两句云县话我听一下”女孩子:“不会”,我说“你云县人怎么不会云县话呢?”,她说“父母不要我学”,我说“为什么”,她说:“现在都学普通话嘛”我就觉得奇怪了。我就觉得这个方言可能要有问题。

(二)为什么相似?原因:属于同一个方言家族——西南官话。

需要说明的是,四川方言与武汉话相似性很大,并不意味着是“武汉人说四川话”,也不是“四川人说武汉话”。

两者之所以相似,是因为,川渝方言与武汉等许多地方的方言同属于一个方言大系统——西南官话,它们之间是汉语中的“旁系近亲属”关系,形象地说,相当于“堂兄弟姐妹”关系。

西南官话在古代后期才形成,形成之后,内部保持着较大程度的一致性,虽然也有很多分支,不过,差异性不是太强烈。因此,西南官话内部的大多数分支(包括湖北武汉话、大多数的川渝方言、湖北宜昌话、湖北荆州市区话、湖北恩施话、贵州汉语方言、广西桂柳方言、云南汉语方言、湘西汉语方言、陕南大多数方言等等),大体上,听起来都感觉“有点像”。

图片 7

(三)湖北省各地方言与川渝方言的相似程度,从西南向中南、向东递减,武汉话已经处在湖北省境内西南官话的东端,与川渝方言的相似度已经很有局限。

附带说一下,在湖北省境内的西南官话诸方言中,与川渝方言最相似的其实并不是武汉话。武汉话没有儿化音。武汉话把“人”读成len。武汉话把“母”念成mong,把“书”字念成“需”、把“出”念成“渠”、把“猪”念成“居”(长沙话也这样)。武汉话说“冒得”(没有)、“么样搞的”(怎么搞的)…… ……这些发音及基本口语词与川渝方言大不一样。

湖北境内的方言中,从西南向中南,与川渝方言最相似的是鄂西南的方言,西南角恩施州方言与重庆东部方言之间相似度非常高,其次是宜昌话,也颇具川味。再其次是荆州城区方言。

虽然武汉话并不是最典型的湖北省西南官话方言(其不少语言特征带有湖北省东部的地域特色,甚至与湘语发音有某些相似处),但是,提到湖北省境内的西南官话方言时,武汉话(而不是恩施话、宜昌话)往往被首先拿来作为举例。我个人觉得,这可能是由于武汉是特大城市,总的知名度远远大于恩施、宜昌,于是,人们分析湖北的西南官话时,第一反应就是武汉话,而不是更具西南官话典型性的恩施话、宜昌话。

明 末清初的时候号称“八大王灭四川”以张宪忠为首的太平天国与地主武装长期战争,导致四川,重庆,云南,贵州,人口巨剧减。清政府进行了“两湖两广填四川”。我的族谱记载是从湖北麻城县孝感乡入川。

这点我相信,这么多年了我每年出去旅游,从三十年前到现在很多地方的人以为我是四川人,(湖北)

京剧是湖北话。虽然她名字叫京剧。

湖北荆州的马山镇阴湘城村

新石器石代遗址,江汉平原及周边最早的文明不容反反驳!

包括四川、重庆、江汉平原及周边的语言(包括西南官话)

都是以古马山话为基础衍生而来的,古来湖广填四川一辈一辈传来不会错(刘备、关羽也在这生活过,并且也把当地很多子弟兵带进川了)所以四川成都话与我们马山话有很多相同点,比如“阶檐、稻场等”

天潜沔语音不一样,应属屈家岭文化应与马山阴湘城文明无太多相关,(名气大,只能说发掘比阴湘城早而已)

做为一个荆州马山人,出门一讲话人家都说是咱是四川的!只能说全国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我们马山阴湘城文明的历史!应该说我们马山阴湘城语音才是西南官话的祖宗

我是武汉黄陂人,经常到各省市出差或旅游,在外地说家乡方言,多数人认为我们是四川游客。武汉话和四川话都属于北方语系西南官话,两者很像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者,明清两朝,大量移民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这也是两地方言相近的原因之一。

不仅四川,贵州云南好多地方都与湖北尤其是武汉话相近,说方言基本都听的懂。主要是历史上战乱使人口迁徙造成的。比较典型张献忠使四川人锐减,后来有了湖广填四川,湖北麻城人主要填充成都。

张世光说,自己从小就颇有语言天分,自己熟知四国语言,当他发现自己深深热爱的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乡音已改时,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这儿时的语言做点什么了:

张世光

我听人家说“麦当劳”,麦当劳她读成麦当劳,完全是按普通话来读的。实际上成都话读mei当劳,我就想,如果再不把这个弄出来的话。我们这一代过了没人弄了,所以我就想这个东西我有责任,如果是各个地方文化都萎缩了,那么这个中国文化,如何繁荣呢?

图片 8

于是,张世光想着自己编撰一套成都话拼音方案。其实,在保护地方方言、传承民俗文化上,有关部门也在努力。

四川省于20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出版了《四川方言词典》和《成都话方言词典》,1998年由中国社科院牵头组织编写的《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中也有一本《成都方言词典》。

图片 9

但张世光发现,这些词典在成都话语音及其用字用词方面,各说不一。于是,他对照着汉语拼音方案,依次对字母表、声母表、韵母表、声调符号和隔音符号进行本地化处理。

张世光

成都话有特有的声母和韵母。比如说声母“wu”写出来是“v”这个字母,比如说“屋头,回屋了,五个”这都有个“wu”。第二个,光,光的韵尾就是ng嘛,但是在成都话里面,ng可以做声母,“我,安逸,欧洲”都有个ng,但现在年轻人,包括我的孙女,教她ng教不出来。

图片 10

现在,《张氏成都话拼音方案》几经删改,终于告成,并在四川省版权局登记。

楼上的客,楼下的客,听我幺师来办交涉。行路辛苦了,落店把脚歇……

这是声华叶舟工作室录制的老成都记忆——“幺师”的一段说辞。过去酒店宾馆里的服务人员被称为“幺师”,主要是提醒旅客一些注意事项。现在听起来是不是很有成都风情。

图片 11

声华叶舟工作室是成都图书馆的孵化项目之一,工作室录制的“成都记忆”,内容源自《成都市志·民俗方言志》,里面记录了各种各样的风俗,包括川菜、婚庆丧葬习俗、时令节庆、民间组织、方言等等。工作室负责人颜菁说:

颜菁

我们做这个就是想把老成都的文化、民俗通过音频的方式传承下去。如果真正想要了解一个城市,或者想要真正爱上成都这座城市,通过成都的地方志,就可以对成都有一个很好的了解,比如为什么要去人民公园看菊花啊等等,还有一点就是这个方言志很好玩,成都话里有面有一句“鬼瞪哥”,其实就是猫头鹰,这些都非常有趣。

图片 12

不可否认,成都话的魅力是独特的,胡豆,(蚕豆)只有念“福”豆的人,才算是资格的成都吃货。一句"调皮"表达不了"费"头子的霸气;"难过"表现不了"怄"的郁闷;因为成都话特有的发音用词里总是带着情绪,因此成都人还是行走的段子手,那些让人会心一笑的俗语,都具有魔性的魅力。

图片 13

告诫人会说:“社会东西烫,不要鼓捣将。”挖苦人会说:“吃饭垒尖尖,打架梭边边。”形容人会说:“嘴巴两张皮,边说边在移。”这种独特的方言,也吸引着来自波兰的小伙子菲利普。

“兄弟伙,抵拢倒拐,踏踏,爪子……”来成都3年多的语言老师菲利普现在已经将这些地道的成都味词汇玩到溜。

菲利普

来中国说英语就像吃火锅点清汤,来四川说普通话就像点鸳鸯锅,来成都就要说成都话,吃红汤火锅,要体会就要学习这个地方的方言。

图片 14

说到这里,听众朋友会不会觉得原来经常被看见的成都,“听”起来别有风情。

有人说建筑可以表达一座城市的气质,的确,那是简单而直观的。但是要了解一个城市,则需要了解它的历史、它的美食、还有它的语言。还好,此时此刻还有人记录着这成都话的发音和用词,听成都话,说成都话,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忘了回家的路。

图片 15

记者:王欢

编辑:王威、锁世婷

公众号ID

NEWSFM99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永利国际手机登录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晋城方言,为什么有人说四川话和武汉话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