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子独奏,民歌名曲


    早在两百多年前,由玩花主人选辑、钱德苍增辑、清乾隆年间(1736—1759)出版的戏曲剧本集《缀白球》第六集卷一《花鼓》中就记下了江苏民歌《茉莉花》的唱词:“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的花开赛不过了它,本待要,采一朵戴,又恐怕看花的骂;本待要,采一朵戴,又恐怕看花的骂。”1838年贮香主人编的《小慧集》出版,该集收入民歌十余首,其中《鲜花调》的唱词与之相近,曲调则与现在流传的《茉莉花》的旋律轮廓大体一致。

茉莉花发源于江苏南京六合金牛山,歌曲是1942年由新四军艺术家何仿整理而成,原曲称为“鲜花调”。许多国际国内重大盛典场合采用此曲。美国著名的萨克斯演奏家凯利金改编演奏的《茉莉花》,清香四溢;美国发射一颗向外太空飞行寻找星外生命的宇宙飞船,搭载了许多国家的优美乐曲作为地球礼物送给外空生命,中国入选的乐曲就是这首《茉莉花》。她象征自由、美好与和平。

摘要:    争夺《茉莉花》打破头,因为那是摇钱树。江苏多个城市,甚至安徽、山西,都说是《茉莉花》发源地。“中国“第二国歌”《茉莉花》 惹来多少麻烦!(图)   争夺《茉莉花》打破头,因为那是摇钱树。江苏多个城市,甚至安徽、山西,都说是《茉莉花》发源地。“茉莉花”之争,早已超出一首歌曲的文化属性。中国媒体7月22日报道,重新编曲的中国民歌《茉莉花》已经被初步定为北京奥运会颁奖音乐,且目前仅此一首歌入选。  当天下午,北京奥组委官员澄清:“《茉莉花》并没有被选定为奥运会惟一的音乐。只是有可能借用《茉莉花》的几个选段,出现在最终确定的颁奖音乐中。”  但对于《茉莉花》这首传遍世界的中国名曲来说,在重大活动中登堂入室似乎已经司空见惯。自从1997年香港回归交接仪式、1999年澳门回归政权交接仪式上成为中方乐队演奏的三首乐曲之一后,《茉莉花》已俨然中国的“第二国歌”。  在欧美各国出版的各种民歌集、歌曲选和音乐史论著里,都选用《茉莉花》作为中国音乐的代表,而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1924年在其最后一部歌剧《图兰朵》中,用《茉莉花》为音乐主题多次在剧中出现,使此歌更加风靡世界,某种意义上,它已被世界承认,成为代表东方中国的文化符号之一。  但人们所不知道的是,近年来,在地方政府间,对这一中国文化符号的争夺一直没有休止。  “市歌”之争  直到2006年,围绕着《茉莉花》的争论还只存在于很小的范围之内。  在此之前,音乐界除了承认《茉莉花》是江苏民歌外,对于《茉莉花》究竟发源于江苏何地并没有一致的意见。  但是,在江苏,“《茉莉花》发源于六合”的说法早已被江苏音乐界所熟知。江苏省音乐家协会原副秘书长朱新华说,这个说法从2000年开始出现,并迅速成为江苏音乐界的主流声音。  这个说法的出现和流传,与曾任江苏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团长的何仿密切相关。按照何仿的叙述,1942年,当时年仅14岁的“新四军文艺小战士”何仿跟随新四军淮南大众剧团转战六合金牛山下,偶然听到民间艺人演唱从清朝道光年间就开始传唱的民歌《鲜花调》。就在何仿撰文回忆自己收集《茉莉花》经过的那几年,《茉莉花》已经彻底完成了从乡间小调到中国象征的转变。1997年香港回归、1999年澳门回归、2001年APEC会议、 2002年上海申办世博会、1991年和2000年两次申办奥运会,《茉莉花》都是必不可少的主打音乐。《茉莉花》在展示自己作为世界名曲的魅力的同时, 也逐渐显现出音乐之外的潜质。  从2002年开始,与六合相邻的仪征、天长都说自己是《茉莉花》的发源地。苏州市连办数届“姑苏城里, 茉莉飘香”艺术节,连千里之外的四川犍为、福建闽侯、广西横县也各自举办了自己的“茉莉花节”,而山西五台山则提出《茉莉花》源于五台山佛乐《八段锦》。各地政府不约而同地看中了“音乐搭台,经贸唱戏”的模式,希望借《茉莉花》的影响力招商引资,发展经济。但何仿仍坚持称《茉莉花》发源于六合。  正是“市歌”之争第一次将围绕《茉莉花》的争夺摆上了台面。  2002年,同在太湖之滨的苏州、无锡两市争相定《太湖美》为市歌,无锡最终胜出。出局的苏州决定找一个比《太湖美》影响更大的江苏民歌做市歌。  几个月后,苏州市版权局长就登门拜访何仿,请他同意《茉莉花》做苏州市歌。何仿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他们说只要我同意,可以不要著作权,要多少报酬,100万怎么样?我当时就摇头。他们以为我嫌少,又说200万怎么样?我还是摇头。他们又说要聘请我为苏州市政府高级顾问。我说,不好答应。”  就在苏州登门前几天,南京市委宣传部刚刚找过何仿,说有意推荐《茉莉花》为南京市歌,但要经过人大立法,先和他打个招呼。  更早之前,时任扬州歌舞团团长戈弘也陪同分管文教的副市长到南京拜访何仿。戈弘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当时向何仿提出要用《茉莉花》做市歌,并计划支付一笔费用,何仿说无锡为《太湖美》给了词曲作者23万,扬州方面觉得无法达到这个标准。下页:扬州先下手为强,定《茉莉花》为自己市歌之后,苏州没法子,但南京却不甘心,于是......  面对几座城市的争夺,何仿说,“一女不能三嫁,都是江苏的兄弟市,不能搞矛盾,研究一下再说。” 2003年3月,扬州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一次会议通过决议,将《茉莉花》定为扬州市市歌,并且说其他市如果要用《茉莉花》做市歌也可以。5月份,不产茉莉花、跟《茉莉花》素无瓜葛的江苏盐城市也加入了对《茉莉花》的争夺,他们办起了“茉莉花节”,并且向国家工商总局注册“茉莉花节”的冠名权。 2004年底,何仿再次表态,称《茉莉花》属于世界人民,不卖给任何一座城市当市歌“圈”起来。但是,他的这一表态似乎并未引起扬州市的重视,他们仍照样把《茉莉花》当作市歌。  自从扬州先下手将《茉莉花》定为市歌之后,苏州再次退出竞争,但是南京却心犹不甘,他们开始设法强化《茉莉花》是六合民歌的印记。  从2002年开始,南京六合区开始举办每年一届的茉莉花音乐文化艺术节,何仿每年都是座上贵宾。2004年10月,六合在金牛山下设立了“《茉莉花》采风纪念碑”,碑上刻有何仿手印,何仿夫妇亲临揭幕。六合方面希望以碑的形式确立自己的正统地位,其后更决定为《茉莉花》的原型《鲜花调》申请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而2006年10月,来自扬州的民俗专家夏玉润说《茉莉花》其实源自安徽的凤阳花鼓,《茉莉花》的最早版本是清乾隆年间刊印的《缀白裘·花鼓》中的插曲,理由是两者的歌词有相同之处。夏的观点甚至直接把《茉莉花》变成了安徽民歌。  下页:抢著作权 闹翻天谁的著作权  当年,音乐史家戴鹏海曾与王洛宾就民歌版权展开一场著名论战,而今《茉莉花》之争实际上是这次论战的最新演绎。戴鹏海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直言何仿是想将民歌据为己有,触犯了众怒,“最可怕的是道德沦丧,这是人文缺失的悲剧”。  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院长管建华亦反对这种将传统音乐归结到某个人身上的做法。他一直反对将二胡名曲《二泉映月》的作者说成是阿炳,因为这样的名曲是集体和历史的沉淀,是一种集体人格表达。  朱新华收集到众多历史资料证实,远至明朝万历年间就已经有了以“茉莉花”为歌名的民歌。而1804年英国地理学家约翰·巴罗出版的《中国旅行记》就已经有了在广州收集的《茉莉花》歌谱。  《中国旅行记》足以证明,早在18世纪末,《茉莉花》已是全国流行,而且当时就已经命名为《茉莉花》。至于何仿所说的“改动”,朱新华则以1912年至 1950年代的众多歌谱、唱片、琴谱证实,这些所谓的“改动”实际上早已经在各种版本的《茉莉花》中存在,并非某人的创造。  朱新华认为,江苏版的民歌《茉莉花》的旋律和第一段词是属于江苏人民的,何仿的权利只是他整理的那部分词,而不是《茉莉花》的全部,因为《著作权法》规定,“……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也有人为何仿打抱不平。曾任六合文化馆研究员的王家干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有人认为民歌没有源头,但是总要有人把民歌整理出来推上舞台,1980年代初中国的民歌不够唱,何仿让苏州歌手程桂兰用吴侬软语演唱自己的《茉莉花》,对《茉莉花》的普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年全国有21个省份的“每周一歌”在播放程桂兰版本的《茉莉花》,使人认为《茉莉花》是苏州民歌,而获得联合国肯定的恰恰是何仿的版本。下页:这朵《茉莉花》啊, 好浓的铜臭味  “值钱”的茉莉花  2006年7 月,南京六合第一文化馆为“民间音乐鲜花调”向江苏省文化厅申报“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并申请202万元保护资金,希望能在省内解决《茉莉花》归属之争。  在“非遗”申报书中,六合方面再次强调,“《鲜花调》(又称《双叠翠》)是《茉莉花》的最初版本,流传在南京六合八百桥镇金牛山一带”,《茉莉花》的故乡“就是六合”,六合是“《茉莉花》的发源地”。  这份申报书在谈到“鲜花调”的历史渊源时,再次引述何仿当年“收集、改词、加工”的过程。为了证明“鲜花调”以及“茉莉花”在六合早已有之,申报书特意说到,1959年3月编写的《南京市民间歌曲选》和1981年9月1日编印的《六合民歌集》中都有《鲜花调》。  但凑巧的是,专门研究民歌的庄汉、朱新华等人手中恰有这两本民歌选集,而其中恰恰并没有《鲜花调》,这被江苏民歌界认为是在“非遗”申报中“公然造假”。  朱新华是江苏省“非遗”评审委员会音乐类三名评委之一,他毫无疑问地成为反对者。另一位评委、江苏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谢建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六合方面说他们对《鲜花调》进行了改编整理,但是“非遗”只保护原生态的文化遗产,《鲜花调》最终未能入选。  在向省里“申遗”失败之后,2007年,六合又用同样的材料向南京市申报市级“非遗”,再次遭到民歌界的阻击。两位音乐专业评委之一、南京市音协名誉主席庄汉说,当时六合在申报材料中说六合是《鲜花调》的唯一采集地,还说是《鲜花调》是《茉莉花》的母体,这都是有违常识的,因此两位评委给“鲜花调”打了零分,按理“鲜花调”应就此被否决,但在不久之后,庄汉却发现《鲜花调》竟赫然列入南京“非遗”目录。  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研究所所长居其宏更是将《茉莉花》与“华南虎事件”相提并论:背后是地方利益在驱动。  起初,“茉莉花节”只是六合区八百桥镇的节,2002年前,这个镇一年引资仅数千万元,但是办节4年,每年招商引资达到2亿元,财政收入也从1000万增加到4000万。八百桥镇党委书记彭家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好多老板是唱着《茉莉花》来八百桥投资的。“山东老板张庆平,听说八百桥是《茉莉花》发源地,跑过来看,投资5000万元,办了木业公司。”2006年的第五届“茉莉花节”累计引进投资项目188个,总投资达102亿元人民币,实现旅游业直接收入2.72亿元人民币,2007年的第六届“茉莉花节”招商引资达到168亿元。《茉莉花》成了六合的“名片”,也就更难容忍被人夺走“正统”地位。  无论如何,六合的经验正被越来越多的地方借鉴。  就在2007年8月,南京高淳县盯上了邓丽君唱红的那首《采红菱》。  这首被认为由上海著名作曲家姚敏、陈蝶衣创作的歌曲,现在已经被高淳县文化局以及高淳的民俗文化研究者考证发现可能发源于高淳。高淳县已经把当地的民歌舞《采红菱》作为县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普查和保护,有关部门正在积极搜寻能直接证明《采红菱》源头说的“DNA”———基本曲调原谱。  有消息说,一旦论证成功,高淳很可能会举办“采红菱节”。  力挺“《茉莉花》发源于六合”的王家干说,现在几乎所有的民歌都有人争,连《浏阳河》这样地域明显的歌都争。(编辑:英臻)

    江苏民歌《茉莉花》也是最早传到外国的一首中国民歌,大约在乾隆五十七年至五十九年(1792—1794)间,首任英国驻华大使的秘书英国地理学家约翰·巴罗(1769—1848)返国后,于1804年出版了一本《中国旅行》,书中特别提到了《茉莉花》“似乎是全国最流行的歌曲”,他还说,此前已有希特纳(Mr.Hittner)的记谱,而且加上了引子、尾声和伴奏,但他认为这样做“就不再是中国朴素旋律的标本了”,所以,他按照“中国人演唱演奏的那样”,“还它以不加装饰的本来面目”,其唱词与《缀白球》基本一样,曲调则比《小慧集·鲜花调》少了许多装饰。由于《中国旅行》的巨大影响,1864年—1937年间欧美出版的多种歌曲选本和音乐史著述里都引用了《茉莉花》,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在《图兰多特》中的男声齐唱,它浓郁的中国民间风格,曾使全世界亿万听众迷恋不已。

中国流行音乐对这首民歌的多种版本的新编演唱,更是花样叠出,常州姑娘周泓艳的《又见茉莉花》是其中的代表作。《茉莉花》早在50年代就在全世界传唱,一直传唱到现在。在流传过程中,仅中国关于《茉莉花》的唱法就有几十种,比较突出的版本是1981年前线歌舞团苏州籍歌唱家程桂兰用“吴侬软语”演唱的,所以,有人还以为《茉莉花》是苏南民歌。

《茉莉花》最早版本,为清乾隆年间刊印的《缀白裘·花鼓》中的插曲。该剧演一对凤阳夫妻打花鼓卖艺,被浪荡公子曹月娥邀至家中,唱了一首《花鼓曲》。该曲共12段,前两段唱词是:好一朵鲜花,有朝的一日落在我家。你若是不开放,对着鲜花儿骂。/好一朵茉莉花,满园的花开赛不过它。本待要采一朵戴,又恐怕看花的骂。后10段唱的是《西厢记》中“张生戏莺莺”的故事。演唱中,浪荡公子不时乘机调戏花鼓女。花鼓女躲之,其丈夫护之,形成热闹的三人歌舞表演。唱词中的“茉莉花”,即为剧中的“花鼓女”;想“采一朵戴”者,为剧中的“浪荡公子”;“看花的”为花鼓女的丈夫。

澳门永利娱乐,    在中国国内,《茉莉花》不仅在江南地区广为传播,而且在全国汉族地区乃至有些少数民族地区,都被传唱,而且大多数都有程度不同的改动,成为《茉莉花》在那个地区的“变体”;有些地方的《茉莉花》变体词曲皆佳,十分动听;其中湖北、山西、东北的几首,与江南的《茉莉花》形成一个同主题民歌“家族”。江苏《茉莉花》是自30年代以来就流行的一个通用谱本,一般来说用吴语演唱此歌最有味道。它以五声音阶的级进旋法为基础,曲调清丽流畅,委婉妩媚,充满了江南水乡的典型风韵,被誉为江南民歌“第一歌”。

我根据江苏民歌演奏,借鉴萨克斯演奏风格,用E调曲笛独奏,表现中国南方人民对自由、和平、幸福生活的向往。

《鲜花调》的流传主要有两个载体:一是流传六百年、走遍全国的民间凤阳花鼓艺人,二是戏曲《打花鼓》中的《鲜花调》。到了清末,随着地方戏、地方曲的兴起,这首小曲成为全国众多地方戏、地方曲艺、各地民歌中的重要曲目。18世纪末,《鲜花调》流传至英国,后传遍世界,并被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用于歌剧《图兰多》中。

茉莉花-笛子独奏-琴台乐坊

1942年,新四军小战士何仿在江苏*采风时,记录了一位民间艺人演唱的扬剧《打花鼓》中的《鲜花调》。1957年,改编成民歌《茉莉花》,参加全国会演。并被首次标名为“江苏民歌”而传遍全国。(《文艺报》2.11)

歌词原文: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

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草,香也香不过它,我有心采一朵戴,又怕看花的人儿要将我骂。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茉莉花开,雪也白不过它,我有心采一朵戴,又怕旁人笑话,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开,比也比不过它,我有心采一朵戴,又怕来年不发芽。

澳门永利娱乐 1

文献记载:

这首脍炙人口的江苏民歌,几乎是我们国家在重要事件和相关国际重要场合下的必奏之歌。1997年6月30日午夜,香港回归祖国的交接仪式上,在中英两国领导人出场前,两国军乐队各奏三首乐曲,中国军乐队演奏的第一首乐曲是江苏民歌《茉莉花》。第二天上午,在香港特区政府成立庆典上,在谭盾指挥的“天、地、人”组曲中,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又演奏了这首乐曲的“辽宁版”,香港的少年合唱队演唱了这首歌;举行国宴时,国家元首曾经亲自指挥军乐团为来宾演奏这首民歌。1997年秋,访问美国,举世瞩目,克林顿总统在白宫草坪举行欢迎音乐会,美国交响乐团演奏了这首歌;1998年克林顿总统回访中国,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文艺晚会上,这首歌在男女声二重唱演绎下,使克林顿听得如痴如醉;1999年12月19日午夜,澳门回归交接仪式现场,当中国政府代表团入场时,一曲江苏民歌《茉莉花》由军乐团奏响。1999年春节,中央民乐团首赴维也纳金色大厅参加新年音乐会,民乐团合奏了这首曲子,良宵一曲酣畅淋漓,维也纳金色大厅掌声雷动;1999年5月1日,昆明世博会隆重开馆,奏响的还是这首茉莉花。1999年7月,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世纪世界”音乐会分别在北京和上海举行,参加演出的俄罗斯红军歌舞团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用纯正的中文演唱了这首歌,激起满堂喝采,掌声经久不息。

本文由永利国际手机登录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笛子独奏,民歌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