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风采,如今还存在吗

原标题:骑兵!骑兵!

在之前“消失的军/兵种”系列当中,我们一起回顾了解放军司号兵、铁道兵的光辉岁月。在今天的推送当中,军武就和大家一起来聊聊,另一支曾在人民解放军历史当中留下过辉煌足迹的兵种“骑兵”。

策马扬刀正青春——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连长尼都塔生矢志强军报国纪事 7月上旬,尼都塔生带领连队官兵进行乘马冲击训练。解放军报记者 王传顺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军官兵奋进新时代,担当强军重任,精神振奋、步履铿锵。大江南北,一座座军营春潮涌动,一个个先进典型不断涌现。 为充分反映人民军队建设发展新成就,生动展现“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昂扬风貌,激励广大官兵牢记初心使命、勠力强国强军,以优异成绩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解放军报从今天起开设“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风采”专栏,敬请关注。 轰隆隆如惊雷滚地!盛夏,葱翠的巴塘草原上,玉树独立骑兵连官兵骑马飞驰而过。 战马嘶鸣、战刀雪亮,眼前场景让人仿佛重回古代战场。骑兵是个历史感厚重的兵种,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是我军仅有的几支成建制骑兵单位之一。 在青海玉树,骑兵连的连史连着驻地发展史:解放玉树、抗震救灾、维护民族团结……该连驻守高原70年,被当地群众亲切称为“高原守护神”。 在该连,连长尼都塔生的家族史连着玉树发展史:曾祖父带回并升起玉树囊谦县第一面五星红旗、祖父开创“康巴世族”后代入党先河、父亲成为玉树各族干部的楷模……70年来,一家人世代跟党走,在当地树起藏族同胞爱党报国的标杆。 矢志强军报国,历经数次抉择,26岁的尼都塔生走上了连队和家族两段历史的交会点。 站在交会点上,传承如山使命,90后康巴汉子策马扬刀,书写了一段绚丽精彩的青春华章。 圆了家族梦想的解放军战士—— “虽然辛苦,但还是会选择滚烫的人生” 尼都塔生的家中有一面照片墙,两排藏族风格浓郁的彩色照片中间,一张黑白的军装照格外显眼。 照片里一身戎装、倚马而立的年轻人,是尼都塔生的祖父彭措旺扎。但他并非真正的军人。上世纪50年代,玉树地区进行民主改革,彭措旺扎为部队当翻译,出于对解放军的向往,他借来一身军装,拍了这张照片。 从一张军装照到一名解放军战士,一个梦想贯穿了尼都塔生一家几代人。 玉树和平解放前后,尼都塔生一家与解放军结下不解之缘:曾祖父积极欢迎解放军并促进了玉树和平解放,祖父为解放军当过翻译,父亲作为玉树抗震救灾指挥员与部队官兵并肩战斗…… “尼都参军圆了他个人的梦想,也圆了我们家族的梦想。”尼都塔生的父亲东坝阿宝说。 儿时的尼都塔生有一个英雄梦。他渴望像舅舅那样当警察抓坏人,他崇敬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索南达杰,看过《上甘岭》《英雄儿女》等影片后,决心要参军入伍保家卫国。 机会突然来临。2008年,原昆明陆军学院民族中学首次在玉树招收藏族学生。得知消息,中考成绩位列玉树第二名的尼都塔生第一时间报了名。 那时,除了玉树,尼都塔生只去过西宁。大城市昆明有什么,民族中学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他一无所知,“只知道我可能成为我们家族第一个解放军战士”。 15岁的藏族少年就此告别青藏高原,踏上云贵高原。“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还是一家人一起看的,闭幕式的时候我已到了昆明火车站。” 民族中学是准军事化管理,3年没有寒暑假。“报到第一天,放下行李就是军姿训练,高中生的训练和军校干部学员是一个标准,要一起参加阅兵和表演。” 曾被中央军委授予“忠诚使命的模范军官”荣誉称号的藏族干部江勇西绕,是尼都塔生同一个中队的学长。江勇西绕几次回校作报告,尼都塔生一次都没缺席,“就想当一个像他那样的兵”。 高中期间,尼都塔生表现优异,一直担任学员模拟连骨干。 2011年6月,高考过后,尼都塔生面临人生抉择:被推荐去浙江大学就读,或者报考其他军地院校。 没有太多犹豫,他选择了穿军装,进入原昆明陆军学院,攻读辛苦的步兵指挥专业。 8年后的又一个6月,谈到人生选择,他给记者看了一段视频。视频里,他和战友挤在运送马料的三轮车上,在草原一路颠簸,有人吼着歌,他咧嘴笑着。 在配文中,他写到:“虽然辛苦,但还是会选择滚烫的人生。” 立志横刀立马的康巴儿郎—— “骑兵很古老,但骑兵连肩负时代新使命” 如果说,有一种选择叫“一见钟情”,那么骑兵连之于尼都塔生便是如此。 2015年,尼都塔生军校毕业。这一年,军校毕业学员首次按综合评定排名选择意向单位。排名靠前的他有数十个单位可选,有的单位驻地在大城市。 然而,当看见“玉树独立骑兵连”这一选项时,他心中怦然一动:就是它了! 加入这支队伍,他渴望已久。小时候,在草原赛马节上看过骑兵连的队列表演,他就一直好奇:“马怎么能和人一样,走得那么整齐?” 2010年,玉树发生大地震,从电视里看到骑兵连官兵救灾的画面,他感动得热泪盈眶:“他们守卫我的家乡,我也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横刀立马,是军人血性胆气的体现。然而,在信息化时代当一名骑兵,尼都塔生的选择让很多人“看不懂”。 有在玉树当乡镇领导的儿时伙伴劝他:“哪里不能骑马,何必非要当骑兵?” 最初,尼都塔生会耐心地解释,时间一长,他不再辩解:“他们不知道,骑兵连曾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10次荣立集体一等功,这里的战马哪能轻易骑?” 骑兵连的马不好骑。有“骑兵总教头”之称的上士赵雪超说,骑兵训练很辛苦,没有3年培养不出成熟的骑手,训练时颠伤屁股、摔落骨折是常事。 步兵出身的尼都塔生也不例外。妻子陈玉英说:“谈恋爱时,听他聊起骑兵连那股子兴奋劲儿,我感到难以理解;结婚后,看到他脚上、腿上、屁股上到处都有伤疤,我才知道他是真喜欢。” 有多喜欢?营教导员柴凯记得,尼都塔生刚到连队时,分到的是一匹性子较烈的军马“枣红”。为了驯服“枣红”,尼都塔生一次次从马背上摔下来,又一次次爬上去,大腿内侧被磨得鲜血直流也不肯下马。如今,尼都塔生飞身骑上战马,参加劈刺、射击、越障等骑术重难点课目训练,均达到优秀水平。 不过,尼都塔生有更高的追求。在他看来,骑兵具有复杂地形通过能力和全天候作战能力,在追击、侦察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在高原山地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着眼新时代使命任务,骑兵连的传统训练课目必须转型。 步兵专业出身的尼都塔生给连队注入了新活力:射击训练,他主动担任新型自动步枪射击教员,连队步枪射击成绩明显提高;乘马搜索,他将合同战术引入骑兵训练教案,创新组训方式…… 7月初,刚就任连长没多久,尼都塔生又给自己列出了好几项训练攻关课题。在他眼中,“骑兵很古老,但骑兵连肩负时代新使命”。 独立骑兵连的“玉树连长”—— “维护家乡安定,就是守护祖国安宁” 在玉树当骑兵,尼都塔生离家不远。 玉树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是青、川、藏等省区交汇地,对维护玉树地区的民族团结和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维护家乡安定,就是守护祖国安宁。”穿着军装回到高原,尼都塔生对保家卫国有了新的理解。 玉树独立骑兵连戍守玉树70年,曾被中央军委授予“高原民族团结模范连”荣誉称号,在高原树起一面民族团结的旗帜。 玉树独立骑兵连迎来一位“玉树连长”,连队的爱民团结故事在巴塘草原续写出新的篇章—— 牧民土多才仁对尼都塔生带领的那支“马背上的宣讲队”充满感激。听过宣讲队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惠民政策,他依据国家相关规定改造自家危房,还拿到了6万多元的补贴。 僧侣索南多杰掰着手指头细数:2017年,巴塘草原连续下了好几场大雪,不少牧民家都没了牲畜草料,多亏尼都塔生和连队官兵支援,大家才渡过难关;由于距离州府较远,牧民平时有个头疼脑热,都靠连队军医帮忙诊治…… 牧民武玉兰记得,一次,家里的牦牛被车撞了,多亏尼都塔生和军马卫生员李广岳冒着风雪、打着手电赶到她家帮忙救治。她说,在巴塘草原,尼都塔生的电话就是“爱民热线”,大家有困难找他帮忙,有矛盾也找他调解,“大家信任他,信任解放军”。 这份信任来之不易。尼都塔生常对连队官兵说:“各族人民是一家,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干一切有利于团结的事。” 尼都塔生和妻子陈玉英资助了一对家庭贫困的姐弟,帮助他们完成学业。陈玉英怀孕期间仍经常去看望姐弟俩,她说:“我和尼都有个愿望,一定要供他们读完大学。” 尼都塔生经常将姐弟俩获得的奖状发到微信朋友圈。他觉得,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精神反哺”,“会让我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价值”。 “作为玉树独立骑兵连连长,你想贡献什么样的价值?” 面对这个问题,尼都塔生思忖片刻,郑重地道出心中的目标:一是在玉树群众中把骑兵连的形象树立好;二是努力让凝聚祖国大爱的玉树变得更美好。 家国情怀铺就青春底色 15岁离开家乡玉树远赴昆明,在祖国的民族政策支持下学习成长;22岁从云贵高原重回青藏高原上的家乡,一身戎装担负起保家卫国的使命。尼都塔生的青春轨迹凝聚着家国大爱,也涵养了他强军报国的家国情怀。 家国情怀铺就青春底色。习主席指出:“对新时代中国青年来说,热爱祖国是立身之本、成才之基。”身处大有可为的新时代,尼都塔生的人生选择为新时代青年树立了榜样。广大青年官兵要像尼都塔生那样,牢记初心使命,把爱国之情化为报国之志、强军之行,做祖国和人民的忠诚卫士、精武战士。 当下正逢毕业季、征兵季,又一批地方青年将走进军校、军营,又一批青年军官将走向部队一线,愿踏上新征程的每一个人,都能像尼都塔生那样带着炽热的家国情怀,书写绚丽多彩的青春华章。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军官兵奋进新时代,担当强军重任,精神振奋、步履铿锵。大江南北,一座座军营春潮涌动,一个个先进典型不断涌现。

76集团军勤务支援旅骑兵一营果洛骑兵连,演训中。

在人类漫长的战争历史当中,骑兵无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兵种,从战国时代开始,骑兵就渐渐崛起,逐步成为了一支可以左右战场格局的突击力量。在解放军的军史当中,骑兵这一兵种的历史同样悠久。

为充分反映人民军队建设发展新成就,生动展现“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昂扬风貌,激励广大官兵牢记初心使命、勠力强国强军,以优异成绩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解放军报从今天起开设“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风采”专栏,敬请关注。

原黄南、果洛、玉树、甘南四个属于当地军分区的独立骑兵连在军改后,被整编成营,其中玉树、果洛为骑一营,黄南、甘南为骑二营。

人民解放军的第一支骑兵部队,在军史当中最早可考的记录是在1928年4月,成立于中国西北的西北工农革命军骑兵队。这支部队的首任指挥官名为许权中(在一些资料中,也有将最早的红军的骑兵部队指挥官记载为霍海源的说法,这里取军史的记录)。

图片 1

黄南、果洛、玉树是青海省的,甘南是甘肃的。军改后这样整合,更体现了机动性,利于集中力量。看来军改确实深入有效。 别看马比较小,可在那种地方就是这种马适合,查一下海拔就知道了(被蒙古铁蹄吓尿了的欧洲高头大马瑟瑟发抖……)。 当年黄南的骑兵团在58年大显神威,直到80年代有些老Z人,走大街上看到裤档上有块黄皮子的人都立马闪到一边。

图片 2

策马扬刀正青春——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连长尼都塔生矢志强军报国纪事

图片 3

在“国共第一次内战”时期,红军的骑兵部队虽然存在,但是因为物质条件以及各个革命根据地相距遥远的地理限制,这些骑兵部队不但实力普遍弱小,而且在部署上也十分的分散,以许世友将军曾出任过师长的红4方面军骑兵师为例,该部队虽然有1个师的番号,但是整个师的人数加在一起却只有区区200余人,从规模上来说,这个骑兵“师”实际上比一个正规的骑兵营还小。

■解放军报记者 王天益 杨 悦 符马林 特约记者 干作余

图片 4

许世友将军的这段经历,也使得他成为了我军将领当中,骑兵出身的最高军衔拥有者之一,另一位则是曾在中央红军骑兵团任职过的张爱萍将军。

图片 5

图片 6

在1955年第一批授衔的共和国开国将领当中,曾有过骑兵经历的将军一共有55人,这个数量规模仅次于占当时人民解放军绝对多数的步兵部队。

7月上旬,尼都塔生带领连队官兵进行乘马冲击训练。解放军报记者 王传顺摄

图片 7

抗日战争爆发之后,接受了国民政府改编的原红军骑兵部队,随大部队一起被改编为了八路军三个建制师当中的骑兵营(八路军各部后续成立的骑兵团、骑兵支队等骑兵单位,都是在战争中不断自行扩编而来)。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军官兵奋进新时代,担当强军重任,精神振奋、步履铿锵。大江南北,一座座军营春潮涌动,一个个先进典型不断涌现。

图片 8

您还记得《亮剑》第3集当中,陈赓旅长“打劫”李云龙部俘获的伪军骑兵营装备,只给他留下一个骑兵连的剧情吗?虽然是艺术创作,但是这个剧情却并不“违和”,因为“团级骑兵营”对于当时的八路军部队而言,绝对是超规格的存在了。

为充分反映人民军队建设发展新成就,生动展现“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昂扬风貌,激励广大官兵牢记初心使命、勠力强国强军,以优异成绩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解放军报从今天起开设“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风采”专栏,敬请关注。

图片 9

提到抗战时期的我军骑兵,就不得不提到有着“红色哥萨克”之称的,由彭雪枫将军所创建的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1941年4月22日-23日,新四军第4师直属队,遭到了国民党顽军142师和青海骑兵第8师各一部的围攻(骑兵第8师即是与红军有着血海深仇的马家军所部),激战中新四军损失了包含部分抗大第4分校学员在内的300余人。为了克制战力强悍的宿敌及日伪骑兵,彭雪枫将能够找到的战马都集中了起来,组建了新四军自己的骑兵部队。

轰隆隆如惊雷滚地!盛夏,葱翠的巴塘草原上,玉树独立骑兵连官兵骑马飞驰而过。

图片 10

图片 11

战马嘶鸣、战刀雪亮,眼前场景让人仿佛重回古代战场。骑兵是个历史感厚重的兵种,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是我军仅有的几支成建制骑兵单位之一。

看起来马刀换了

除了搜集战马以外,彭雪枫将军还亲自为这些骑兵设计了自己特色的骑兵战刀“雪枫刀”。按照相关文献的普遍描述,同日军所用的骑兵刀相比,“雪枫刀”在刀长上要多出5厘米左右,这也就为新四军骑兵在近战搏杀中提供了优势。

在青海玉树,骑兵连的连史连着驻地发展史:解放玉树、抗震救灾、维护民族团结……该连驻守高原70年,被当地群众亲切称为“高原守护神”。

图片 12

历经整训的新四军骑兵团,很快就成为了新四军部队当中的抗战主力。1942年夏天,面对前往洪泽湖地区抢粮的日伪军部队,该团仅用9分钟便将其击溃。在1944年对战昔日仇敌,国民党顽军骑兵第8师的战斗当中,该团更是创造出了一个团追击一个师的战例。

在该连,连长尼都塔生的家族史连着玉树发展史:曾祖父带回并升起玉树囊谦县第一面五星红旗、祖父开创“康巴世族”后代入党先河、父亲成为玉树各族干部的楷模……70年来,一家人世代跟党走,在当地树起藏族同胞爱党报国的标杆。

图片 13

由于大规模骑兵部队的建立和维持需要相当雄厚的物质基础,因此在稳定的解放区马场建立之前,解放军的骑兵部队都始终规模有限,他们的辉煌在解放战争末期达到了巅峰。在内蒙古、东北解放区建立及稳定之后,解放军骑兵在质量和数量上都非以往可比。

矢志强军报国,历经数次抉择,26岁的尼都塔生走上了连队和家族两段历史的交会点。

图片 14

内蒙古解放军同内地解放军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内地,解放军向来都是步兵多骑兵少,而在内蒙古,除了少数机关直属队为步兵以外,其余部队皆为骑兵,壮大后的解放军骑兵部队,很快便随大部队一起掀起了席卷全国的解放浪潮。

站在交会点上,传承如山使命,90后康巴汉子策马扬刀,书写了一段绚丽精彩的青春华章。

图片 15

至1949年末,解放军的骑兵部队一度发展到了十余个师的程度(解放军骑兵1-8师,新疆1个独立骑兵师,内蒙古骑兵1-5师,外加若干各部队建制内的骑兵和短暂存在过的部分国民党起义骑兵师)。

圆了家族梦想的解放军战士——

图片 16

图片 17

“虽然辛苦,但还是会选择滚烫的人生”

图片 18

此时的骑兵部队虽然达到了历史顶点,但实际上已经脱离了世界发展潮流的他们,马上就迎来了不可逆转的裁撤改编浪潮。在建国后解放军的正规化建设当中,炮兵、装甲兵、铁道兵、工程兵等各个兵种均先后成立过各自的兵种领导机关,但是,“骑兵司令部”这个机构却一直未曾成立过(这也是骑兵这个兵种的历史资料一直未成体系,各单位自行记述,以至比较琐碎的原因),各骑兵单位也逐渐复原或是被改编了其他兵种。

尼都塔生的家中有一面照片墙,两排藏族风格浓郁的彩色照片中间,一张黑白的军装照格外显眼。

图片 19

图片 20

照片里一身戎装、倚马而立的年轻人,是尼都塔生的祖父彭措旺扎。但他并非真正的军人。上世纪50年代,玉树地区进行民主改革,彭措旺扎为部队当翻译,出于对解放军的向往,他借来一身军装,拍了这张照片。

当然,你骑兵营这么帅,肯定有人不服……

最后一次参加国庆阅兵

从一张军装照到一名解放军战士,一个梦想贯穿了尼都塔生一家几代人。

要论气势么……

1985年,伴随着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解放军军中团及团以上单位的骑兵部队均被裁撤整编了,现存的近些年来曾被官方媒体报道过的解放军骑兵部队主要有以下几支:内蒙古骑兵第一营、二营,原兰州军区下属的黄南、果洛、玉树及甘南4支独立骑兵连。

玉树和平解放前后,尼都塔生一家与解放军结下不解之缘:曾祖父积极欢迎解放军并促进了玉树和平解放,祖父为解放军当过翻译,父亲作为玉树抗震救灾指挥员与部队官兵并肩战斗……

图片 21

图片 22

“尼都参军圆了他个人的梦想,也圆了我们家族的梦想。”尼都塔生的父亲东坝阿宝说。

图片 23

虽然骑兵冲锋的战术价值在当代已经被时代所淘汰了,但是骑兵冲锋必亮剑的战斗精神却依旧会留存下去。

儿时的尼都塔生有一个英雄梦。他渴望像舅舅那样当警察抓坏人,他崇敬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索南达杰,看过《上甘岭》《英雄儿女》等影片后,决心要参军入伍保家卫国。

图片 24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机会突然来临。2008年,原昆明陆军学院民族中学首次在玉树招收藏族学生。得知消息,中考成绩位列玉树第二名的尼都塔生第一时间报了名。

牦牛一出,谁与争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那时,除了玉树,尼都塔生只去过西宁。大城市昆明有什么,民族中学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他一无所知,“只知道我可能成为我们家族第一个解放军战士”。

责任编辑:

15岁的藏族少年就此告别青藏高原,踏上云贵高原。“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还是一家人一起看的,闭幕式的时候我已到了昆明火车站。”

民族中学是准军事化管理,3年没有寒暑假。“报到第一天,放下行李就是军姿训练,高中生的训练和军校干部学员是一个标准,要一起参加阅兵和表演。”

曾被中央军委授予“忠诚使命的模范军官”荣誉称号的藏族干部江勇西绕,是尼都塔生同一个中队的学长。江勇西绕几次回校作报告,尼都塔生一次都没缺席,“就想当一个像他那样的兵”。

高中期间,尼都塔生表现优异,一直担任学员模拟连骨干。

2011年6月,高考过后,尼都塔生面临人生抉择:被推荐去浙江大学就读,或者报考其他军地院校。

没有太多犹豫,他选择了穿军装,进入原昆明陆军学院,攻读辛苦的步兵指挥专业。

8年后的又一个6月,谈到人生选择,他给记者看了一段视频。视频里,他和战友挤在运送马料的三轮车上,在草原一路颠簸,有人吼着歌,他咧嘴笑着。

在配文中,他写到:“虽然辛苦,但还是会选择滚烫的人生。”

立志横刀立马的康巴儿郎——

“骑兵很古老,但骑兵连肩负时代新使命”

如果说,有一种选择叫“一见钟情”,那么骑兵连之于尼都塔生便是如此。

2015年,尼都塔生军校毕业。这一年,军校毕业学员首次按综合评定排名选择意向单位。排名靠前的他有数十个单位可选,有的单位驻地在大城市。

然而,当看见“玉树独立骑兵连”这一选项时,他心中怦然一动:就是它了!

加入这支队伍,他渴望已久。小时候,在草原赛马节上看过骑兵连的队列表演,他就一直好奇:“马怎么能和人一样,走得那么整齐?”

2010年,玉树发生大地震,从电视里看到骑兵连官兵救灾的画面,他感动得热泪盈眶:“他们守卫我的家乡,我也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横刀立马,是军人血性胆气的体现。然而,在信息化时代当一名骑兵,尼都塔生的选择让很多人“看不懂”。

有在玉树当乡镇领导的儿时伙伴劝他:“哪里不能骑马,何必非要当骑兵?”

最初,尼都塔生会耐心地解释,时间一长,他不再辩解:“他们不知道,骑兵连曾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10次荣立集体一等功,这里的战马哪能轻易骑?”

骑兵连的马不好骑。有“骑兵总教头”之称的上士赵雪超说,骑兵训练很辛苦,没有3年培养不出成熟的骑手,训练时颠伤屁股、摔落骨折是常事。

步兵出身的尼都塔生也不例外。妻子陈玉英说:“谈恋爱时,听他聊起骑兵连那股子兴奋劲儿,我感到难以理解;结婚后,看到他脚上、腿上、屁股上到处都有伤疤,我才知道他是真喜欢。”

有多喜欢?营教导员柴凯记得,尼都塔生刚到连队时,分到的是一匹性子较烈的军马“枣红”。为了驯服“枣红”,尼都塔生一次次从马背上摔下来,又一次次爬上去,大腿内侧被磨得鲜血直流也不肯下马。如今,尼都塔生飞身骑上战马,参加劈刺、射击、越障等骑术重难点课目训练,均达到优秀水平。

不过,尼都塔生有更高的追求。在他看来,骑兵具有复杂地形通过能力和全天候作战能力,在追击、侦察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在高原山地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着眼新时代使命任务,骑兵连的传统训练课目必须转型。

步兵专业出身的尼都塔生给连队注入了新活力:射击训练,他主动担任新型自动步枪射击教员,连队步枪射击成绩明显提高;乘马搜索,他将合同战术引入骑兵训练教案,创新组训方式……

7月初,刚就任连长没多久,尼都塔生又给自己列出了好几项训练攻关课题。在他眼中,“骑兵很古老,但骑兵连肩负时代新使命”。

独立骑兵连的“玉树连长”——

“维护家乡安定,就是守护祖国安宁”

在玉树当骑兵,尼都塔生离家不远。

玉树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是青、川、藏等省区交汇地,对维护玉树地区的民族团结和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维护家乡安定,就是守护祖国安宁。”穿着军装回到高原,尼都塔生对保家卫国有了新的理解。

玉树独立骑兵连戍守玉树70年,曾被中央军委授予“高原民族团结模范连”荣誉称号,在高原树起一面民族团结的旗帜。

玉树独立骑兵连迎来一位“玉树连长”,连队的爱民团结故事在巴塘草原续写出新的篇章——

牧民土多才仁对尼都塔生带领的那支“马背上的宣讲队”充满感激。听过宣讲队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惠民政策,他依据国家相关规定改造自家危房,还拿到了6万多元的补贴。

僧侣索南多杰掰着手指头细数:2017年,巴塘草原连续下了好几场大雪,不少牧民家都没了牲畜草料,多亏尼都塔生和连队官兵支援,大家才渡过难关;由于距离州府较远,牧民平时有个头疼脑热,都靠连队军医帮忙诊治……

牧民武玉兰记得,一次,家里的牦牛被车撞了,多亏尼都塔生和军马卫生员李广岳冒着风雪、打着手电赶到她家帮忙救治。她说,在巴塘草原,尼都塔生的电话就是“爱民热线”,大家有困难找他帮忙,有矛盾也找他调解,“大家信任他,信任解放军”。

这份信任来之不易。尼都塔生常对连队官兵说:“各族人民是一家,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干一切有利于团结的事。”

尼都塔生和妻子陈玉英资助了一对家庭贫困的姐弟,帮助他们完成学业。陈玉英怀孕期间仍经常去看望姐弟俩,她说:“我和尼都有个愿望,一定要供他们读完大学。”

尼都塔生经常将姐弟俩获得的奖状发到微信朋友圈。他觉得,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精神反哺”,“会让我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价值”。

“作为玉树独立骑兵连连长,你想贡献什么样的价值?”

面对这个问题,尼都塔生思忖片刻,郑重地道出心中的目标:一是在玉树群众中把骑兵连的形象树立好;二是努力让凝聚祖国大爱的玉树变得更美好。

家国情怀铺就青春底色

15岁离开家乡玉树远赴昆明,在祖国的民族政策支持下学习成长;22岁从云贵高原重回青藏高原上的家乡,一身戎装担负起保家卫国的使命。尼都塔生的青春轨迹凝聚着家国大爱,也涵养了他强军报国的家国情怀。

家国情怀铺就青春底色。习主席指出:“对新时代中国青年来说,热爱祖国是立身之本、成才之基。”身处大有可为的新时代,尼都塔生的人生选择为新时代青年树立了榜样。广大青年官兵要像尼都塔生那样,牢记初心使命,把爱国之情化为报国之志、强军之行,做祖国和人民的忠诚卫士、精武战士。

当下正逢毕业季、征兵季,又一批地方青年将走进军校、军营,又一批青年军官将走向部队一线,愿踏上新征程的每一个人,都能像尼都塔生那样带着炽热的家国情怀,书写绚丽多彩的青春华章。

本文由永利国际手机登录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风采,如今还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