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甲骨文诞生地,像侦探一样寻找遗存

19世纪末,中国大地正处于地方势力割据的状态中。

殷墟是商王朝后期都城遗址,位于安阳市区西北洹河南北两岸。西起北辛庄,东到洹上村,全长约5.6公里,北自西北冈、后小营村,南达铁路苗圃、郭家庄,约4.5公里…

31

“洹水安阳名不虚,三千年前是帝都。”商王朝在安阳的都邑,被称为殷墟。殷墟遗址位于安阳市西北郊,横跨洹河南北两岸,古称“北蒙”,又名“殷虚”。商代数次迁都,自公元前1300年,第20代商王“盘庚”迁都至“殷”后,直到公元前1046年最后一位商王帝辛亡国的255年间,这里便一直是中国商代晚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商灭亡后,这里逐渐萧条,沦为废墟,史称“殷墟”。

乱世藏金、盛世藏宝。值此乱世,古董贩子之间开始流动着刻有字符的龟甲和牛骨。这一消息传入古文字学家罗振玉的耳里,对专业的执着让他敏感到,那些不是简简单单的旧东西!可是要验证自己的判断,必须尽量多地掌握刻有字符的龟甲和牛骨。到古董贩子那里去收购吗?当然是途径之一。可是罗振玉觉得,最好能找到这些东西的源头。几经辗转,罗振玉和学者们确认,这些刻有字符的甲骨,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

图片 1

一片甲骨惊天下。2018年,是殷墟考古发掘90周年。90年前,第一批中国考古学者走出书斋,带着憧憬和希望,来到安阳。15次的发掘,使尘封地下3000年的殷商故都重见天日。2001年,殷墟被评为“20世纪中国百项考古大发现”之首,2006年“申遗”成功。

图片 2殷墟宫殿宗庙景区入口,看似简单的大门,是仿照甲骨文“门”这设计的

今天,河南北部跨越20多个现代自然村落,东西长6公里,南北长5公里,面积达30公里的区域,有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殷墟。

殷墟是商王朝后期都城遗址,位于安阳市区西北洹河南北两岸。西起北辛庄,东到洹上村,全长约5.6公里,北自西北冈、后小营村,南达铁路苗圃、郭家庄,约4.5公里。其中心部位在今小屯村一带,范围大约24平方公里。据文献记载,自盘庚迁都于此至纣王亡国,整个商代后期以此为都,共经8代12王273年。年代约当公元前14世纪末至公元前11世纪。遗址发现于20世纪初,1928年开始发掘。

1976年发现的妇好墓,是殷墟考古发掘以来发现的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成员墓葬,也成为最耀眼的成就。5月18日,阔别42年后,从妇好墓出土的474件文物精品,首次回故里展出,让人们近距离感触这位传奇女子的故事,也成为90周年纪念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殷墟如今辟作景区,周围景致很好,景区内主要有宫殿宗庙遗址、王陵遗址、商城遗址、甲骨窖穴、家族墓地群、铸铜遗址、手工作坊等部分。

殷墟的得名,要感谢一个人,傅斯年。这位曾游学欧洲受西学熏陶的历史学家,回国后出任当时的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代理所长伊始,就大刀阔斧地改变以前博古学家“躺在安乐椅上”做研究的做派,提出了回响至今的激励考古工作者的口号——“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风闻河南安阳小屯村出土了一种刻有字符的甲骨,赶紧让人找来让他过眼。一见之下,他与罗振玉同感,这种甲骨实在不同寻常,就派所里的董作宾去安阳实地考察。

小屯一带占地名叫北蒙,又叫殷。商朝第十代王盘庚为缓和社会矛盾,巩固商王室的统治,于公元前14世纪末决定“震动万民以迁”。他率领贵族和平民离开了原来的都城奄,西渡黄河,把都城迁到殷,自此,历史上把商朝常称为殷朝,或者殷商。公元前11世纪,周武王兴兵伐商,在牧野大战中,商“前徒倒戈”,帝辛兵败自焚,殷商亡国,小屯一带的都城逐渐沦为废墟,湮没地下,后人因此称此地为殷墟。

发自安阳

这里没有游人如织的现象,但这样的地方最能细细品味厚重的历史,也最能读懂远古文明的精髓。

1928年10月13日,一支短小精悍的田野考古队伍在董作宾的带领下试掘殷墟。发掘工作只运行了18天,就出土了有字的甲骨800余片,还有一些铜、陶、骨、蚌壳若干。这个发现震惊了考古界,在美国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李济先生旋即回国担纲史语所考古组,于第二年的春天主持了第二次发掘。

清光绪二十五年王懿荣首先在被称为“龙骨”的中药上发现了契刻文字甲骨卜辞,后经罗振玉调查,弄清了甲骨卜辞出土于安阳市小屯村,并在甲骨卜辞上发现了商王朝先公先王的名字,证明这些卜辞为商代甲骨文。王国维对甲骨卜辞中所见的王亥、王恒、上甲等商代诸先公进行考证,证实《史记》、《世本》所记载的商王朝世系是可信的。同时根据受祭的帝王有康祖丁、武祖乙、文祖丁(即康丁、武乙、文丁)之称,确定帝乙之世尚建都于此,从而确定《古本竹书纪年》所记载的自盘庚迁殷至纣之亡“更不迁都”之说符合历史事实。这一见解为大多数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所赞同。甲骨文的发现和研究纠正了自唐杜佑《通典》、宋吕大临《考古图》起,出现安阳西北5里、洹水之滨为河亶甲城的误传,证实《史记·项羽本纪》“洹水南为殷墟”的记载是正确的。这样,以商代甲骨的发现为契机,商代后期的王都遗址一殷墟遂告发现,开始了发掘和研究。

474件妇好墓文物 持续展出到10月

通向文物陈列馆的是一条弯曲向地下延伸的引道,引道以清、明、元、宋、五代……直至周、商为序,每一朝代有一段属于自己的坡,或短或长、或陡或缓。馆内展示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自建国以来在殷墟发掘出土的一系列文物精品,包括陶器、青铜器、玉器及甲骨文等国宝级文物共500多件。

此后直到抗日战争爆发,当时的中央研究院一共对殷墟进行了15次发掘。从1950年至今,中国科学院及中国社科院又相继对殷墟进行发掘,几未中断。董作宾、李济、梁思永、夏鼐、郭宝钧、尹达……这些在不同历史年代主持或参与殷墟发掘的学者,像后来病逝于台湾的傅斯年所提倡的那样,走出书斋,用探铲和镐头使隐没于历史文献中的“北冢殷墟”,在3000年后重新变得清晰、生动起来。

殷墟发掘始于1928年,到1937年止,10年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此共发掘15次,主要收获有:根据高楼应后岗遗址的地层叠压关系,弄清了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和殷文化的时间先后问题;根据在侯家庄西北岗西区发掘的7座大墓中出土的丰富精美的随葬品以及大墓周围分布有1200多座排列整齐的小型墓和祭祀坑,从而断定这里是商代王陵所在地。另外,在小屯村东北还发现了商代建筑墓址34座,包括宫殿和宗庙遗址。特别是127号坑中,出土刻字甲骨17000万多块,丰富了商代历史文化研究资料。

5月的安阳,接连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20日这天,是星期日。上午9点多,位于东区的安阳博物馆里,很多市民不约而同赶来,他们要和“中国第一位女将军——妇好”来一场亲密地接触。“早就听说妇好的传奇故事,这次这么多文物回来了,有幸目睹,太难得了。”

景区内,在编号“乙二十”建筑基址的原址上,复原了“土阶茅茨”的殷商大殿。“乙二十”基址于1937年5月发掘,它座北朝南,整个建筑大气磅礴。原址全长51米,现在建成的大殿长31米。

公元前1300年,商王朝在迁都十几次后,决定安定下来,他们选定今天的安阳一带定都以后,商王朝开始了长约250年的商后期,史称“殷商”。在殷墟未被发掘之前,殷商在文献上通常只有一句话,“中国历史上最早一个长期稳定的都城”。甲骨文的发现以及因之而来的殷墟考古发现,用实物证实了中国商王朝的存在,文献与实物的互证,使得不到有力支撑的传统文献成了铁板钉钉的信史,更是重新构建了中国古代早期历史的框架,所以,于2001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辑出版的《考古》杂志发起的“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评选活动中,100多位专家学者对170项参评项目进行初评、再由在京的24位专家学者终评,河南安阳殷墟商代晚期都城遗址的发现与发掘,超越被当时全世界普遍看重的秦始皇兵马俑,成为得票最高的成果。2006年7月13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21个成员国的代表只用了6分钟就一致通过了安阳殷墟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决议。

新中国成立后40余年来,在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主持下,殷墟的发掘研究工作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其较重要的有:武官村大墓和妇好墓的发掘;西北岗祭祀坑与后岗祭祀的发掘;小屯村北宫殿区的发掘;苗圃北地商代铸铜遗址的发掘以及小屯南地甲骨卜辞的出土等。武官村大墓发掘于1950年,墓葬面积340平方米,容积为16.5立方米,是40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座商贵州墓。该墓呈“中”字型,早年被盗,且有焚烧现象,因此,棺木和墓主人骨骼巳损坏无余。椁外边满铺用竹木皮革做成雕花涂朱仪仗,可惜均已朽烂。东侧埋有男性17人,西侧埋有女性24人,没发现被杀戮和捆缚痕迹。从死者埋葬情况分析,可能是墓主人生前的亲信侍从和姬妾之类人物。在墓室上部还发现人头34个,均为回填墓室层层夯筑过程中埋进去的。虽然该墓早年被盗,但仍出土部分重要文物,其出土的虎纹大石磐,制作精致,音色优美,是一件难得的珍品。武官村大墓的发掘,证实了文献中有关奴隶制社会中“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的残酷野蛮的人殉制度。因此,这些材料作为论证商代是奴隶社会的富有说服力的物证而引起人们的重视。1976年发掘的商代第二十三代王武丁的配偶“妇好”之墓,是一座在殷墟发掘史上目前唯一能与甲骨文相印证而确定其年代和墓主人身份的商王室墓葬。该墓位于小屯村西北部,虽然其规模不大,与同类墓葬并无多少特殊之处,但墓中随葬物品既多而精,器类齐全,在殷墟考古史上是仅见的。墓中随葬物品总数达1928件,其中青铜器468件、玉器755件、石器63件、宝石制品47件、骨器564件。在200余件青铜礼器中,计有方鼎、困鼎、偶方彝三联甗、簋、尊、壶、瓿、缶、觥、斝、盉、爵、觚、盘等,各类齐全,几乎包括了殷墟出土铜器的所有品种。其中偶方彝、三联甗和鴞尊,都是前所见未见而富有特色的青铜器。玉器大多为现实生活中常见的飞禽、走兽、鱼鳖、虫蚁之类动物的玉雕,商代的匠人们运用线雕、浮雕和圆雕等不同手法,形象而真实地雕琢出虎、熊、象、鹿、马、牛、羊、狗、猴、兔、鹤、鹰、鸽、燕、鸱鴞、鹦鹉、鸬鹚、雁、鸭、鹅、鱼、蛙、鳖、蝉、蚕、螳螂、螺蛳等20多种动物,这些玉雕对于研究当时生态及自然环境是不可多得的参考资料。妇好墓还出土了十多件玉雕人像和人头像。匠人们用写实手法,把不同阶层,不同性别的人物及服饰、发饰都作了比较细腻的刻划。有的高领窄袖、腰束宽带,有的无衣无褐、赤身裸体。人像的面部,都是粗眉大眼、高额骨蒙古人种的特征,十分明显。这些人物形象不仅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而且对研究人种和他们的社会生活,也是很宝贵的资料。另外,妇好墓中出土的两件象牙杯,通体镶有绿松石图纹,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妇好之名在武丁时期的卜辞中常见,据卜辞记载,她曾主持过许多重要的祭祀活动,并多次率领士卒去征伐夷方、土方、羌方、巴方等国,是武丁时代显赫一时的重要人物。因此,妇好墓的发现,对探讨商代礼制,考订殷墟商王大墓及青铜年代,研究商代社会历史都布十分重要的意义。

此前两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市文物管理局主办、安阳博物馆承办的《凤归大邑商——殷墟妇好文物安阳故里展》,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筹备,在安阳博物馆2楼1号展厅正式开展,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5月18日,共接待观众达1657人次,19日达2611人次,“这是平日客流量的好几倍,热情高涨,足见妇好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

图片 3按原貌在原址上复制的YH127甲骨贮藏坑

从高铁安阳东站出来到殷墟博物馆,13公里。出租车、公交车、私家车……13公里的路程不在话下,可是当年,商王朝定都在这里的时候,30公里的疆土对3000多年前的殷商人来说,已属辽阔,即便到了1928年董作宾先生带领考古队员第一次去安阳试掘殷墟,也是车马辛苦、一路劳顿。

在武官村大墓的南面偏东即西北岗一带,有奴隶杀殉坑4排17个,每座杀殉坑内埋10个被砍了头的奴隶。杀殉坑还有成排的乱葬坑,坑内全是无头尸骨,有些是把砍下的头颅连同尸骨埋在一起,这些是每年祭祀王陵时被当作人牲而惨遭杀害的奴隶。1976年,在对这一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勘探发掘中,在4700平方米的范围内,共清理191个祭祀坑,发现1178个俘虏和奴隶作为祭祀牺牲而杀戮。实际上,通过勘探得知,这一区域是商王室祭祀先祖用的公共祭祀场,面积约数万平米。解放前在这片祭祀场西北曾经发掘了1000多座小墓,其中有些坑中所埋的无头躯体、人头及禽兽、器物等,也是祭祀的牺牲和祭品,应属祭祀场的一部分。在这个祭祀场中,前后共杀埋了多少祭祀的牺性,目前虽还不能确知,但在卜辞里,有人曾找出有关人祭的甲骨1350片、卜辞1992条,共杀13052人。另外,还有1145条卜辞未记人数,如果都按1人记,全部杀人祭祀,至少在14197人以上。

此次展出的文物包括青铜器、玉器、骨器、石器和殷墟出土刻辞甲骨等404组共计474件,颇具匠心,突出了殷商时代特色。其中如妇好铭青铜钺、妇好铭铜圆鼎、妇好铜方罍、妇好铜方斝、封口盉、妇好铜爵、玉人、玉龙、玉鸟、玉虎、铜柄玉矛、玉刀、玉鸟刻刀、玉梳、玉扳指、龙纹玉纺轮、带盖石觯、石人、陶埙、骨蛙等妇好墓代表性器物。

景区内还有当初曾经轰动世界而为学界所瞩目的H127甲骨坑的复原模型以及著名的妇好墓。H127甲骨坑内出土了万余片带字甲骨,因此这里被誉为中国最早的档案馆。妇好墓真实地再现了妇好墓发掘时的情况。墓圹内有三层墓室,陈列着各式青铜礼器、玉器、钺、戈兵器等出土文物,墓室中还有殉葬人骨,标志着墓主人生前身份的高贵。

走进殷墟博物馆,迎面而来的,就是董作宾先生用甲骨文辍和而成的诗句“日在林中初入暮,风来水上自成文”。默默吟诵几遍先生的遗作,听一听洹河的水流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唯记录下先辈遗迹的文物,忠实地说着这里曾经上演过的悲喜剧。

殷墟的中心是商王居住的宫殿区,坐落在洹河南岸小屯村北一带,目前,发现的王宫建筑墓址已达50多处,这些建筑墓址或者排列成行,或者互相连接。据发掘资料推断,这些建筑物建在厚实的夯土台基之上,由夯土墙、木质棵柱、门户廊檐、四柱屋顶等部分组成。宫殿基址的形状多种多样,有矩形、方形、凸形、凹形,最大的南北长约85米,宽约14.5米。殷墟宫殿建造的过程基本上是先奠基,然后置础,置础时先挖一方坑或圆坑,夯打后即放置柱石,柱石直径约10—13厘米,部分也用铜础。柱子则直接安立于柱石之上。其中一座规模较大的宫殿,就有3行34个柱础。在发掘宫殿基础的过程中,大都发现杀牲甚至杀人的祭祀坑,有一座规模较小的宫殿,在它的屋基前面,便发现埋有1个人、10头牛、5只羊、21只狗。这些仅仅是奠基和置础用的,建筑物安门时,在门的左右两侧和前面埋有持戈执盾的武装侍从,人数达五、六人,其中有不少是活埋的。更为残忍的是,埋在门下的还有几岁的小孩。

“这次妇好文物展览在数量规模和器型组合上都是空前的。”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介绍,展出文物中最出色的当属司母辛铜方鼎,它是妇好的子女为祭祀亡母而铸,重达117.5公斤,是不可多见的商代大型重器。重达9千克的妇好铜钺,则印证了妇好执掌帅权的传奇经历。

图片 4妇好墓圹

妇好墓,是“文革”后期考古工作者于持续殷墟考古发掘中的重大发现。此墓位于殷墟博物馆西南,是殷墟考古发掘以来发现的、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成员墓葬,该墓南北长5.6米,东西宽4米,深7.5米,墓上建有被甲骨卜辞称为“母辛宗”的享堂。

文字是文明社会的标志。商代后期,文字的使用已相当普遍。90多年来,殷墟出士的带字甲骨总共布16万多片,4500多文字。从文字结构方面考察,除了象形以外,形声、会意、假借等比较进步的方法已经普遍应用。甲骨文是占卜后的刻字记录,即卜辞,占卜记录的内容,多是王室的祭祀、天象、田猎、年岁、农业、征伐、王事等各方面的资料,可以说是商王室的档案资料库。为研究商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据了解,展览将持续到10月20日,这是妇好墓文物首次集中在安阳展出。

主流观点认为妇好是商王武丁众多妻妾中的一个,并且是中国最早的女将军。而独立研究甲骨文四十余年的璩效武先生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甲骨文中“妇好”二字应为“长汝”,意思是太师,是教这些商代王子王孙文化的传承人,同时“长汝”这个官职的权利也非常大,也许只在商王之下,所以此墓如此厚重。

上个世纪30年代,殷墟所在的王陵区内发掘的大墓均遭盗掘,破坏性的挖掘使得商代王室墓的全貌已很难再现,妇好墓的重要性在于该墓保存得非常完好,它的发掘弥补了难以见到商朝后期高等级墓葬全貌的缺憾。墓内出土的铜礼器和武器,以及大量玉石器等,大体上反映了武丁前后商王朝礼器群的类别和组合,是研究商代礼制的重要资料,也显示了商王朝的兴旺和手工业的发展水平。

殷商时期是我国青铜文化的繁荣昌盛时期,制造出大量的造型艺术和工艺技术部十分精湛的青铜器。1939年出士的“司母戊方鼎”,是殷商青铜器的第一重器,其形式雄伟,纹饰壮丽、精致,集中体现了殷商晚期冶铸业的技艺水平和生产能力。殷墟的青铜铸造作坊,位于殷墟东部的苗圃北地,1959年在此发掘出土数以千计的各类陶范及大量的坩埚残片,是殷墟范围内较大的一处铸铜作坊遗址,发现有直径约80厘米的熔炉遗迹,估计应为浇铸司母戊方鼎的熔铜炉。

3000多年前中国首位女将军还是位王后

图片 5殷墟王陵入口处

只是,妇好墓出土的各种文化遗存太丰富了,那些贝类、海螺等反映出了商王朝与今天我国东海和南海地区已有交往,但是,交往的细节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些至今还没有打开的问号,与出土文物一个有形一个无形地共同存放在博物馆内,一起彰显着博物馆的魅力。

60年来,通过对殷墟发现的重要遗迹和遗物的研究成果表明,殷墟作为迄今3000多年前的城市,不仅集中体现了中国古代文明,也是世界东方文明的象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此专门设立机构进行殷墟的发掘研究工作。

妇好是谁?这位中国历史上有据可查的第一位女将军,一生有着怎样的传奇经历?

殷墟王陵遗址位于安阳市洹河北岸的武官村北地,与小屯村的殷墟宫殿宗庙遗址隔河相望。从1933年起至今,在这里相继发现了13座大墓、2000多座陪葬墓和祭祀坑,出土了数量众多、制作精美的青铜器、玉器、石器和陶器,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就发现于这里,这里还可参观商代车子的实物。

考古工作者简直就是福尔摩斯、柯南那样的侦探呀,只不过,福尔摩斯和柯南侦破的是现世的黑暗点,而考古工作者则通过探寻地下文物的来处来类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闪光点。

1976年5月,在安阳殷墟宫殿宗庙区西南的商代房基发掘中,发现了一座重要的商代墓葬,经持续地考古发掘和研究确认,该墓是商代后期第二十三任商王武丁正妻之一的妇好墓葬。“在42年前,照相还很奢侈,因此现场留下的照片不多。你看,发掘场景,很难得。”

殷墟,它不仅仅是一座简单的建筑物。这是一座都城,一个王国的缩影,这是历史辗过的车辙,也是人类追忆的回音。

1939年3月,河南安阳武家庄武官村村民吴玉瑶家的农田里,意外地发掘出一只鼎。只是这只鼎太大太重,就算农民想将其变成现钱,都难以移动。青铜鼎重又埋回土里。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院唐际根表示,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主持妇好墓发掘的考古专家郑振香是女性,“正是这一锹一锹,导致了两名相隔3000多年的女人的邂逅。”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武官村挖出个大青铜鼎的消息,不知怎么的传入了日本人的耳朵里。村民为了防止宝物被日本人抢去,便采取了迷惑敌人的办法将方鼎转移到较远的地方埋藏起来,而在原来埋藏方鼎的地方,藏了一些别的东西。向来对古物特别看重的日本人,见威吓不能迫使农民交出青铜鼎,就进驻到村里来掘地三尺。找不到司母戊鼎,日本人拿出70万圆伪币号称要收购这只鼎,村民们急中生智,交出一些东西糊弄日本人,把方鼎保护了下来。

妇好墓的发现和确认,虽是殷墟的众多考古成果之一,却是最耀眼的成就,在国内外考古界引起重大轰动。这是自1928年殷墟考古发掘以来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也是殷墟科学发掘以来发现的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成员墓葬。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1946年6月,大鼎被重新掘出,但已经失去了一耳。

妇好墓长5.6米,宽4米,椁室以上分为六层。虽然不是大墓,但随葬品非常丰富,而且造型新颖,工艺精湛,堪称国之瑰宝。经统计,妇好墓共出土1928件精美文物,其中青铜器468件,玉器755件,骨器564件。另外还出土海贝6800枚。

随之爆发的内战,让考古工作者不知道何处能安放这只大鼎,国宝只好委屈地“待”在安阳县政府。1946年年底,蒋介石六十寿辰,安阳当地驻军用专车将大鼎运送到南京。生日过后,在蒋介石的指示下,大鼎被存放在中央博物院筹备处。这只命运多舛的大鼎,总算找到了安身处。

经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专家研究确认,墓葬的主人就是在甲骨卜辞中有较多记载的商王武丁的王后——一位能征善战、声名显赫、为国家统一做出巨大贡献的集王后、母亲、女将等多重身份于一身的传奇女子——妇好。

1948年夏天,对司母戊鼎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它迎来了首次正式公开展出的日子。大鼎展出之日,在南京引起了轰动,和平还不知道在哪里,南京人民已经迫不及待地去博物馆亲眼见证国宝的长相。

“妇好,永远读不完的一本大书”

无论是从文物价值还是历史价值,司母戊鼎都太重要了。

目前,妇好墓出土文物由3家国有文物收藏单位收藏。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收藏1788件,国家博物馆收藏118件,河南博物院收藏22件。“在殷墟妇好墓里陈列的各类青铜器、玉器、骨器等,都是仿制品,虽然也是惟妙惟肖,但和真品还是相去甚远。”殷墟志愿者李若蝉说,她的母亲也是一名殷墟志愿者,“妇好,是我们永远读不完的一本大书。”

国民党败退到台湾前,曾经设想将大鼎随同一批宝贵文物一同带过海峡,无奈鼎太大分量太重,国民党当局无奈地将其留在了嗣后改称为南京博物院的中央博物馆里。又10年,1959年,司母戊鼎被国家调拨到中国历史博物馆。那以后,它一直以中国历史博物馆镇馆之宝的身份,安安静静地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的观赏。

3000多年前的妇好,为武丁中兴、殷商盛世做出了重大贡献。殷墟,妇好曾毕生卫护的商代国都,如今已是世界瞩目的文化遗产。妇好在国内外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是的,今天我们去殷墟博物馆,也看不到司母戊鼎。可殷墟博物馆依然是我国最值得去的博物馆之一。除了许多已经出土的文物足够我们细细品赏外,北冢殷墟就在那里,考古工作者像侦探一样筚路蓝缕的过程就在那里,值得我们一看三叹。

2012年10月,《商王武丁与后妇好——殷商盛世文化艺术展》在台北故宫开展,这是妇好墓出土文物第一次大规模展出。

2013年4月,包括妇好墓出土玉器在内的《天地之灵——商与西周玉器精品展》在北京首都艺术博物馆展出。

2013年4月,以妇好出土文物为主的《商邑翼翼四极之极——殷墟文物里的晚商盛世》在国家博物馆展出。

2016年3月,《王后·母亲·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展。

2016年7月,《传奇妇好展》在山东博物馆正式开展。

2016年12月,《玉鸣锵锵——商代王后妇好玉器特展》在广东省博物馆展出。

2017年7月,《传奇人生——殷墟妇好墓精品文物展》在旅顺博物馆展出。

2017年10月,《殷商王后·纪念殷墟考古发掘90周年·妇好墓出土文物特展》在长沙市博物馆展出。

“今年是殷墟科学发掘90周年,我们计划用一个纪念大会、两场论坛、两场展览进行纪念。除了这个《凤归大邑商——殷墟妇好文物安阳故里展》,还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另一场殷墟考古发掘十年成果展。”5月21日,安阳市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科长赵清荣表示。

“妇好展览将持续到10月20日,也就是10月13日、14日在安阳举行的殷墟科学发掘90周年纪念活动结束后。”安阳市政府副秘书长苏保民说,通过妇好墓文物精品展览,向世人呈现一座古都、一个王朝、一个时代。

本文由永利国际手机登录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甲骨文诞生地,像侦探一样寻找遗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