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没有坑杀40万赵军,名将白起为什么宁死不去

更有甚者,赵军又在邯郸解围后的次年主动出击,击败了信梁统帅的秦军。“十年”,“赵将乐乘、庆舍攻秦信梁军,破之。”

图片 1长平之战尸骨坑 长平之战白起谎报战功? 第一个问题,如何证明秦军没有全歼长平赵军? 证据一,一个最多只有几百万人口的赵国,一仗损失精锐45万,战斗力却丝毫不减,反而威风八面,岂非怪哉?秦赵再战,不是秦军轻松击败赵军,反倒是赵军击败了秦军,岂非活见鬼啦? 证据二,秦军在自己伤亡过半的情况下,如何迫降赵军40万? 按照白起自己的说法,长平之战秦军自己伤亡过半。“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从秦军后来攻邯郸的疲态,以及信梁军被赵军击败来看,白起这一说法是可信的。 问题来了。按照司马迁的记载,赵军40万投降之前,只战死5万11%,而秦军则伤亡过半50%。秦军战死了多少?按照《史记》的记载,秦昭王亲自赴河内部署作战,并下令全国15岁以上男丁均赴长平参战。“王自之河内,赐民爵各一级,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如果秦军总兵力与赵军相当,45万,那么在赵军投降前就已战死了22万。《孙子兵法》云,“十则围之”。如果秦军总兵力100万两倍于敌,到赵军投降时就已伤亡过半死伤50万人。也就是说赵军只用5万人的伤亡,就使秦军损失了50万人,战场上满眼都是秦军的尸体,如此一来赵军为什么要投降?再用5万人的伤亡岂不把秦军全部消灭了吗? 证据三,方圆百里的战场,赵军已开始分头突围,如何能齐刷刷同时投降? 《史记》记载,赵军40余万并非龟缩在一处,可以一声令下全部投降,而是已被分割开来。“赵军分而为二。”百万人的大战,自然也不可能修一道长城把几十万人圈鸡一般圈在其中。此时赵括一声令下突围,各路人马分头逃命通讯中断,突围的人多包围的人少,四周又都还是韩国赵国的城邑,向西可以奔太原,向北可以奔阏与,向东可以回邯郸,向东南可以去安阳,赵军为什么,又如何能一起投降? 结论显而易见,长平之战赵军因主帅赵括被射杀,全军溃败也许不假,但是并没有受到重创,更没有一举被杀45万,反而是秦军四面包围,兵力单薄,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死者过半,国内空”。 第二个问题,如何证明坑杀40万降卒是白起谎报战功? 证据一,从战事进展来看,长平之战赵军突围之后,秦军还在忙于占领上党太原之时,秦昭王却不让拼尽全力的秦军休整,也不顾孙子正为质赵国,下令五大夫王陵攻邯郸。四十八年“其十月,五大夫陵攻赵邯郸”。“四十八年十月,韩献垣雍。秦军分为三军,武安君归,王龁将伐赵武安、皮牢,拔之,司马梗北定太原,尽有韩上党。” 秦昭王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是得到自家的战报,相信赵军主力已被全歼于长平,邯郸唾手可得。 证据二,白起一反常态拒战,让人不能不怀疑其心中有鬼。 四十九年,秦昭王命白起替换攻邯郸不力的王陵,被白起拒绝。可是白起给出的理由却十分牵强: 1,“邯郸实未易攻也。”魏惠王在并未重创赵军的情况下就曾攻占过邯郸,可见并非“实未易攻”。 2,“且诸侯救日至。”你如何断定诸侯救兵马上就到?长平大战你怎么不怕诸侯救兵?而实际上魏无忌窃符救赵是在一年之后。 3,“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你不是把赵国主力45万都杀光了,赵国岂不更空?以秦军剩下的一半兵力25万,还打不过邯郸一群老弱妇女? 4,“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不可。”此时秦军已经占领武安、上党、太原,何来远绝河山?武安离邯郸只有30公里,且一马平川毫无阻隔。 这之后秦昭王下令命白起出战,还派相国范雎登门劝说,可是却被白起称病拒绝。“秦王自命,不行。乃使应侯请之,武安君终辞不肯行,遂称病。” 四十九年正月,秦昭王下令增兵,仍无进展后,罢免王陵命王龁接替。王龁又猛攻邯郸数月,仍不能克城。“秦王使王龁代陵将,八九月围邯郸,不能拔。” 秦昭王再次强令白起出战,遭拒绝后,又让相国范雎劝说,同样被拒。 “秦王闻之,怒,强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应侯请之,不起。” 证据三,司马迁属文暗示,其祖司马靳因坑杀赵降卒事,被与白起同时赐死。 五十年十二月,“靳与武安君阬赵长平军,还而与之俱赐死杜邮。”司马迁此处的文字十分有趣。为什么要说“坑赵长平军”还而赐死,而不是“长平战罢还而赐死”,或是“自太原还而赐死”?实际上,白起、司马靳被赐死是在长平之战两年多之后,是在邯郸大溃,上党太原等河内之地丢失之后,秦昭王才发怒赐死二人。 习惯上人们都说白起被赐死是因为功高震主。那司马靳无名鼠辈,何来功高震主?很显然,司马迁这是在暗示,其先祖司马靳和白起的死,与“坑赵长平军”有关。为什么因为坑杀赵长平军被赐死呢?自然不会是秦昭王有现代文明思想,怪罪白起杀降犯了战争罪。能够解释通的理由是,这个时候秦昭王的孙子子楚从邯郸逃回来了,告知了赵国的真实情况。而且紧跟着秦军在邯郸大溃,秦副将郑安平率两万秦军投敌,河东郡守弃地逃跑,河内四郡悉数丢失。秦昭王因为早已嘉奖了长平大捷,不肯认错丢脸,便含糊其辞赐死二人,以惩戒其欺君误国,算是罪有应得。 至此,长平之战坑杀赵军降卒40万是白起谎报战功,当无争议。 至于《战国策》中说范雎从中作梗,延误了攻打邯郸的时间,此说时间上讲不通,秦军还没结束长平之战,便开始攻打邯郸,范雎没有作梗的时间。 还有说河北有长平之战纪念馆,挖出了尸骨可证坑杀之事。现代考古技术检测尸骨还无法精确到某一年,碳十四能够确定的时间跨度是一百年。纵是能够确定是秦昭王四十七年的尸骨,又如何能判定是赵军而不是秦军?是投降后被杀而不是沙场战死呢?当旅游景点可以,作考古证史,不足为据。

赵国的都城是

长平之战,白起说他将赵军降卒40万一举坑杀,将赵军主力45万全歼于上党,不惟是秦昭王认为赵国被打趴下了,就是后世史家学者也都异口同声,盛赞白起消灭敌人有生力量这招高明。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秦昭王乘胜追击下旨攻邯郸,意欲一举灭赵。可这等唾手可得的好事,秦国有史以来第一次消灭中原诸侯大国的盖世奇功,白起却不争,叫名不见经传的五大夫王陵捡了个便宜。

奇怪的事情进一步上演,王陵率军攻邯郸,却久攻不下。邯郸四周一马平川,并无高山险阻可以据险而守。魏国就曾攻陷并占领过邯郸。可是任凭秦军使出吃奶的力气,却还是打不下邯郸,甚至都没能将邯郸彻底包围。以至于赵国的使者可以往来不绝地奔赴列国求救。相国赵胜更是率领一个庞大的使团,远赴千里,出使楚国(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

秦昭王恼怒,下旨叫白起去接替王陵拿下邯郸。令人震惊的是,白起竟然抗旨不去。更为奇怪的是,白起这等怪异的举动,反常的行为,两千年来竟没有史家学者质疑,反倒是一条声地拿《史记》《战国策》相互矛盾,漏洞百出的文字替白起辩护。

一曰,白起反对打邯郸,邯郸打不下来,秦昭王不纳忠言,所以白起不去。这种说法根据是《史记·白起王翦列传》。白起认为,一,邯郸易守难攻,打不下来。而且诸侯救兵很快就会赶到。二,秦军虽然在长平全歼了赵军主力,自己也死伤过半国内空。三,千里迢迢翻山越岭去攻打别人的都城,叫赵国与诸侯里应外合,必败。

图片 2

二曰,范雎作梗,延误了攻打邯郸的最佳战机,所以白起不去。这种说法的根据是《战国策·秦三》和《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说是韩国和赵国看着长平之战赵国兵败,担心害怕,就使大钱叫苏代去游说范雎。苏代就问范雎,秦国是不是马上就要围攻邯郸,范雎说是,苏代就说,不能让白起再立大功,不然他就位列三公,在你之上了。不如同意韩赵割地求和。于是范雎就去游说秦昭王,正月罢兵。

三曰,长平之战一结束,白起就力主乘胜追击攻打邯郸,是秦昭王看着长平之战秦国伤亡惨重,决定息兵休整,贻误了战机。等到秦昭王再想攻邯郸时,白起反对,理由是赵国在长平死伤惨重,必然化悲痛为力量,不能打,打不赢,所以白起不去。这个说法的根据是《战国策·中山》

为什么说这三种说法自相矛盾,且漏洞百出呢?

第一,白起反对攻打邯郸的三条理由均不成立,明显是强词夺理。1,邯郸不好打,打不下来。魏惠王一朝没有你白起这等名扬四海的名将,也没有事先全歼了赵国的主力,不是也打下来邯郸了吗?2,秦军虽然全歼了赵军主力,自己也死伤过半国内空。赵军被全歼,秦军好歹还剩一半,你说该不该乘胜追击?几十万秦国男人,还打不过一帮赵国妇孺?3,千里迢迢翻山越岭去攻打别人的都城,叫赵国与诸侯里应外合,必败(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长平之战才是“远绝河山”。而此时秦军已经占领了上党、太原、武安(王龁将伐赵武安、皮牢,拔之。司马梗北定太原,尽有韩上党)。黄河天险、吕梁山、太行山的阻碍已不存在。武安城在太行山以东,离邯郸只有70里,35公里,而且是一马平川。哪来“远绝河山”?又何惧“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而实际上魏无忌窃符救赵是在秦攻邯郸一年多之后。

第二,范雎从中作梗没有时间。根据《本纪》和《列传》的记载,长平之战还没有完全结束,秦军还在忙于占领太原、武安时,秦昭王就已经下令攻打邯郸。四十八年“其十月,五大夫陵攻赵邯郸”。“四十八年十月,韩献垣雍。秦军分为三军,武安君归,王龁将伐赵武安、皮牢,拔之,司马梗北定太原,尽有韩上党。”《战国策》鲍本在“秦攻邯郸”处,亦明确有“四十八年十月”字样。所以赵国、韩国合谋请人游说范雎,范雎再游说秦昭王从中作梗,没有时间。

第三,退一万步讲,就算秦昭王要“息民缮兵”,决定长平之战后不打邯郸,或者是范雎从中作梗耽误了趁胜追击攻打邯郸的时机。按照司马迁的描写,长平之战刚刚结束,韩、赵两国就商定要割地求和。这得通过电话会议,派使臣往来商议坐飞机恐怕都来不及。双方决定邀请两不相干的苏代去游说范雎,苏代也同意了,这也得是电话沟通才来得及。苏代到邯郸拿了钱,然后去咸阳游说范雎,这得坐飞机,牛车马车好几千里,猴年马月。苏代到了秦国,范雎不避叛国的风险,不仅泄露了秦国马上就要攻打邯郸的军事机密,而且立刻同意,赶紧去说秦昭王。秦昭王也放着消灭中原诸侯大国的丰功伟绩不要,立刻同意了,立刻下旨秦军停止前进。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些事情真成立。现在秦王改主意了,要你白起去打邯郸,就算是延误了战机,就算是明知邯郸打不下来,就算是去了一定打败仗,甚至有去无还,你白起就能抗旨不去吗?不能。无论是军人的职责,还是你那颗项上人头,白起都不能不去,不敢不去。

可是奇了怪了,秦昭王两次下旨亲使白起,又两次叫相国范雎登门劝说。第一次“秦王自命,不行。乃使应侯请之,武安君终辞不肯行,遂称病。”第二次“秦王闻之,怒,强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应侯请之,不起。”白起就生生地抗旨,死活不去打邯郸。

说白起病了去不了不能服人。病再重,担架抬着,车子拉着,表示一个态度总可以吧。而且后来秦昭王发怒把白起降为士伍赶出咸阳,白起是能走的。秦昭王赐死,白起也是能拔剑自刎的,可见还没到病得爬不起来,连表示个态度都不能的地步。

遵旨去邯郸最多打败仗,不会有性命之忧。秦国的将军,从来没有因为打败仗被秦王责罚处死的。比如秦穆公一朝,将军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奉命率军攻打郑国,路上却自作主张偷袭晋国的滑邑,结果被打得大败。三将被俘,还是秦穆公的公主向晋公求情,三人才捡得性命。秦穆公并没有杀他们,反而叫他们吸取教训,刻苦工作,将来报仇雪恨。秦昭王一朝,胡阳攻阏与,被赵奢打得大败,也没被砍脑袋。王龁邯郸大败,也没被杀。后来秦始皇继位,王龁还是三位辅政将军之一。

反之,不去打邯郸是抗旨,而且不是一般的抗旨,是临敌畏缩,秦昭王杀你合理合法,天公地道。都像你这样,谁还去为国家打仗?谁还去为妇孺百姓流血牺牲?

图片 3

我们不禁要问了,白起为什么甘愿冒着杀头的危险,却死活不去打邯郸呢?

答案并不复杂,那是因为白起已经犯下了比抗旨更严重的罪行,欺君。

长平之战,白起只是将赵军击溃,却谎报战功说将赵军40余万一举坑杀,导致秦昭王误判形势,决策失误,发动邯郸战役,要一举灭赵。相关证据请见《凭什么说白起长平之战谎报战功?》《长平之战白起谎报战功谁得利?》白起已经算计清楚了,邯郸打不下来。抗旨不去有可能杀头,如果去了,一定杀头,而且还会失去更多的东西。那就是秦国人心目中的英雄,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

只要不去打邯郸,不给秦昭王抓住把柄翻脸,长平大捷的庆功酒都喝了,秦昭王一定不肯舍了老脸把事情挑明。70多岁的老国王活不了几天了,耗一耗拖一拖,说不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去了,打不下邯郸,正好叫国内汹汹的“长平之战谎报战功”议论成真,秦昭王被逼无奈正好找到借口痛下杀手惩办元凶,自己不仅身死灭门,还折了一世英名,更因为谎报战功丢人现眼遗臭万年。所以白起咬紧牙关,死活不去。

白起如愿以偿了。邯郸战役一打两年多,任凭秦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秦昭王几度增兵易帅,也没能打下邯郸。结果是魏无忌只带了几万劫来的兵,赵魏联手一个反击,筋疲力尽的秦军立刻大溃,已经占领的上党郡、太原郡、河东郡悉数丢失。秦军副统帅郑安平率两万秦军投敌。河东郡守王稽弃地逃走,被抓回来后斩首弃市。死对头相国范雎也因为举荐不当,或者是阳奉阴违在劝谏白起时使坏暴露,被砍了脑袋。连累司马迁的先人司马靳也被赐死。而罪魁祸首白起,却只被秦昭王含糊其辞降为士卒,然后赐死。

虽然不免一死,白起却保住了名声。两千年来,无数史家文人毫不怀疑长平之战那漏洞百出的伟大胜利,对白起顶礼膜拜,称他为常胜将军,甚至战神。呜呼哀哉,可笑可悲!

这等怪事岂非千古未闻?证据三,司马迁属文暗示,其祖司马靳因坑杀赵降卒事,被与白起同时赐死。

问题来了。按照司马迁的记载,赵军40万投降之前,只战死5万11%,而秦军则伤亡过半50%。秦军战死了多少?按照《史记》的记载,秦昭王亲自赴河内部署作战,并下令全国15岁以上男丁均赴长平参战。“王自之河内,赐民爵各一级,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如果秦军总兵力与赵军相当,45万,那么在赵军投降前就已战死了22万。《孙子兵法》云,“十则围之”。如果秦军总兵力100万两倍于敌,到赵军投降时就已伤亡过半死伤50万人。也就是说赵军只用5万人的伤亡,就使秦军损失了50万人,战场上满眼都是秦军的尸体,如此一来赵军为什么要投降?再用5万人的伤亡岂不把秦军全部消灭了吗?

秦赵间这样的实力对比,胜负颠倒,足以说明白起所说的长平大捷有假。

2,“且诸侯救日至。”你如何断定诸侯救兵马上就到?长平大战你怎么不怕诸侯救兵?而实际上魏无忌窃符救赵是在一年之后。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长平之战白起将40万赵军降卒一举坑杀,前后杀敌45万。“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乃挟诈而尽坑杀之”,“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两千年来,无数史家文人绞尽脑汁要替司马迁圆这个事,只可惜总是捉襟见肘,不能圆满。何以如此?皆因这等说法太有悖常理,破绽太多。

秦昭王再次强令白起出战,遭拒绝后,又让相国范雎劝说,同样被拒。 “秦王闻之,怒,强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应侯请之,不起。”

1,“邯郸实未易攻也。”魏惠王在并未重创赵军的情况下就曾攻占过邯郸,可见并非“实未易攻”。

证据一,一个最多只有几百万人口的赵国,一仗损失精锐45万,战斗力却丝毫不减,反而威风八面,岂非怪哉?秦赵再战,不是秦军轻松击败赵军,反倒是赵军击败了秦军,岂非活见鬼啦?

按照白起自己的说法,长平之战秦军自己伤亡过半。“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从秦军后来攻邯郸的疲态,以及信梁军被赵军击败来看,白起这一说法是可信的。

四十九年正月,秦昭王下令增兵,仍无进展后,罢免王陵命王龁接替。王龁又猛攻邯郸数月,仍不能克城。“秦王使王龁代陵将,八九月围邯郸,不能拔。”

1948年国共开打淮海战役,结果共军一仗歼灭国军55万,不足国统区总人口的0.3%,国民党政权立刻土崩瓦解。长平之战时,赵国总人口不过几百万,一仗超过总人口10%的精壮被杀,它居然安然无恙,而且战斗力丝毫不减,太有悖常理。

这之后秦昭王下令命白起出战,还派相国范雎登门劝说,可是却被白起称病拒绝。“秦王自命,不行。乃使应侯请之,武安君终辞不肯行,遂称病。”

至此,长平之战坑杀赵军降卒40万是白起谎报战功,当无争议。

证据一,从战事进展来看,长平之战赵军突围之后,秦军还在忙于占领上党太原之时,秦昭王却不让拼尽全力的秦军休整,也不顾孙子正为质赵国,下令五大夫王陵攻邯郸。四十八年“其十月,五大夫陵攻赵邯郸”。“四十八年十月,韩献垣雍。秦军分为三军,武安君归,王龁将伐赵武安、皮牢,拔之,司马梗北定太原,尽有韩上党。”

第二个问题,如何证明坑杀40万降卒是白起谎报战功?

证据二,秦军在自己伤亡过半的情况下,如何迫降赵军40万?

这还没完,赵军又乘胜追击,进攻500里包围燕都猛攻,燕王数次求和,最后只得割让大片土地这才作罢。“廉颇逐之五百余里,围其国。燕人请和,赵人不许。”。

3,“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你不是把赵国主力45万都杀光了,赵国岂不更空?以秦军剩下的一半兵力25万,还打不过邯郸一群老弱妇女?

不仅如此,在这两年多时间里,秦军甚至没能围死邯郸,赵王的使者可以往来自如出使列国,平原君赵胜更是亲率一个庞大的使团出使楚国,千古未有。

赵军的神勇并没有就此完结,不久,赵国又夺回了上党郡。直到数年后秦始皇的父亲秦庄王继位,秦将王龁再次进攻上党。“四月日食,王龁攻上党”。

习惯上人们都说白起被赐死是因为功高震主。那司马靳无名鼠辈,何来功高震主?很显然,司马迁这是在暗示,其先祖司马靳和白起的死,与“坑赵长平军”有关。为什么因为坑杀赵长平军被赐死呢?自然不会是秦昭王有现代文明思想,怪罪白起杀降犯了战争罪。能够解释通的理由是,这个时候秦昭王的孙子子楚从邯郸逃回来了,告知了赵国的真实情况。而且紧跟着秦军在邯郸大溃,秦副将郑安平率两万秦军投敌,河东郡守弃地逃跑,河内四郡悉数丢失。秦昭王因为早已嘉奖了长平大捷,不肯认错丢脸,便含糊其辞赐死二人,以惩戒其欺君误国,算是罪有应得。

还有说河北有长平之战纪念馆,挖出了尸骨可证坑杀之事。现代考古技术检测尸骨还无法精确到某一年,碳十四能够确定的时间跨度是一百年。纵是能够确定是秦昭王四十七年的尸骨,又如何能判定是赵军而不是秦军?是投降后被杀而不是沙场战死呢?当旅游景点可以,作考古证史,不足为据。

至于《战国策》中说范雎从中作梗,延误了攻打邯郸的时间,此说时间上讲不通,秦军还没结束长平之战,便开始攻打邯郸,范雎没有作梗的时间。

还有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之后,燕国出动两千辆战车分两路向赵国发动进攻,有文字说兵力总数达到60万,却被赵国打得大败。南线主帅相国栗腹被杀,北线副帅卿秦和列侯乐闲被俘。“燕卒起二军,车二千乘,栗腹将而攻鄗,卿秦将而攻代,廉颇为赵将,破杀栗腹,虏卿秦、乐闲”。

五十年十二月,“靳与武安君阬赵长平军,还而与之俱赐死杜邮。”司马迁此处的文字十分有趣。为什么要说“坑赵长平军”还而赐死,而不是“长平战罢还而赐死”,或是“自太原还而赐死”?实际上,白起、司马靳被赐死是在长平之战两年多之后,是在邯郸大溃,上党太原等河内之地丢失之后,秦昭王才发怒赐死二人。

第一个问题,如何证明秦军没有全歼长平赵军?

证据二,白起一反常态拒战,让人不能不怀疑其心中有鬼。

证据三,方圆百里的战场,赵军已开始分头突围,如何能齐刷刷同时投降?

秦昭王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是得到自家的战报,相信赵军主力已被全歼于长平,邯郸唾手可得。

结论显而易见,长平之战赵军因主帅赵括被射杀,全军溃败也许不假,但是并没有受到重创,更没有一举被杀45万,反而是秦军四面包围,兵力单薄,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死者过半,国内空”。

俗话说兼听则明。读史书也不能只听一面之词,翻翻前后,看看左右,综合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结论。正确的结论应该是:第一,长平之战秦军没有取得全歼长平赵军的惊人战果。第二,一举坑杀赵军降卒40万是白起谎报战功。

四十九年,秦昭王命白起替换攻邯郸不力的王陵,被白起拒绝。可是白起给出的理由却十分牵强:

《史记》记载,赵军40余万并非龟缩在一处,可以一声令下全部投降,而是已被分割开来。“赵军分而为二。”百万人的大战,自然也不可能修一道长城把几十万人圈鸡一般圈在其中。此时赵括一声令下突围,各路人马分头逃命通讯中断,突围的人多包围的人少,四周又都还是韩国赵国的城邑,向西可以奔太原,向北可以奔阏与,向东可以回邯郸,向东南可以去安阳,赵军为什么,又如何能一起投降?

4,“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不可。”此时秦军已经占领武安、上党、太原,何来远绝河山?武安离邯郸只有30公里,且一马平川毫无阻隔。

长平之战后,秦国紧接着出动大军攻打邯郸。邯郸城并没有高山险阻可以据险而守,老打败仗的魏惠王就曾经攻陷过邯郸。“二十二年,魏惠王拔我邯郸”。可是任凭秦昭王倾全国之力,几度易帅几度增兵,打了两年又四个月,却始终未能克城,岂非见鬼啦?“五大夫陵攻赵邯郸。四十九年正月,益发卒佐陵。陵战不善,免,王龁代将。”“益发卒军汾城旁。”“龁攻邯郸,不拔,去”。

本文由永利国际手机登录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根本没有坑杀40万赵军,名将白起为什么宁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