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中国古代诗歌等多领域的历史贡献,最早的一

摘要:诗经赏析 诗经一部古老的诗歌总集,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不过有时还喜欢把单相思写入诗歌

      从《诗经》里解读中国古代诗歌

图片 1《诗经》 《诗经》是产生于中国奴隶社会末期的一部诗集。它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对中国文学史的影响很深,时过千年,至今国人依旧能够背出其中的部分段落。 《诗经》搜集了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的古代诗歌305首,除此之外还有6篇有题目无内容,即有目无辞,称为笙诗六篇。没有内容的是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和由仪。反映了西周初期到春秋中叶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 《诗经》作者佚名,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诗经》现存305篇,分《风》、《雅》、《颂》三部分。《风》出自各地的民歌,是《诗经》中的精华部分,有对爱情、劳动等美好事物的吟唱,也有怀故土、思征人及反压迫、反欺凌的怨叹与愤怒。常用复沓的手法来反复咏叹,一首诗中的各章往往只有几个字不同,表现了民歌的特色。《雅》分《大雅》、《小雅》,多为贵族祭祀之诗歌,祈丰年、颂祖德。《大雅》的作者是贵族文人,但对现实政治有所不满,除了宴会乐歌、祭祀乐歌和史诗而外,也写出了一些反映人民愿望的讽刺诗。《小雅》中也有部分民歌。《颂》则为宗庙祭祀之诗歌。《雅》、《颂》中的诗歌,对于考察早期历史、宗教与社会有很大价值。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后来,《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以上三部分,《颂》有40篇,《雅》有105篇,《风》的数量最多,共160篇,合起来是305篇。古人取其整数,常说“诗三百”。 《诗经》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奠定了中国诗歌的优良传统,中国诗歌艺术的民族特色由此肇端而形成。 一、现实主义精神与传统 《诗经》立足于社会现实生活,没有虚妄与怪诞,极少超自然的神话,描述的祭祀、宴饮、农事是周代社会经济和礼乐文化的产物,对时政世风、战争徭役、婚姻爱情的叙写,展现的是周代政治状况、社会生活、风俗民情,这一“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的精神传统为后世所代代继承和发扬。 二、抒情诗传统 从《诗经》开始,抒情诗成为诗歌的主要形式之一。 三、风雅与文学革新 《诗经》中关注现实的热情、强烈的政治和道德意识、真诚积极的人生态度,为屈原所继承和发扬,被后人概括为“风雅”精神。 后世诗人往往倡导“风雅”精神,来进行文学革新。陈子昂感叹齐梁间“风雅不作”,李白慨叹“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杜甫更是“别裁伪体亲风雅”,白居易称张籍“风雅比兴外,未尝着空文”,以及唐代的许多优秀诗人,都继承了“风雅”精神。而且这种精神在唐以后的创作中,从宋代的陆游延伸到清末的黄遵宪。 四、赋比兴的垂范 《诗经》的“赋、比、兴”的表现手法,在古代诗歌创作中一直被继承和发展着,成为中国古代诗歌的一个重要特点。《诗经》还以鲜明的事实证明了劳动人民的艺术创造才能,《诗经》民歌重叠反复的形式,准确、形象、优美的语言,被后世诗人、作家大量的吸取运用。《诗经》以它所表现出的深刻的社会内容和优美的艺术形式,吸引着后代文人重视民歌,向民歌学习。《诗经》灵活多样的诗歌形式和生动丰富的语言也对后代各体文学产生了重要影响。魏晋时期,曹操、嵇康等人都学习《诗经》,创作四言诗。文学史上的赋、颂、箴、铭等韵文也都与《诗经》不无关系。 《诗经》的诞生,首先在诗歌体裁形式上创立了中国诗歌史上的新体式——四言体。在《诗经》之前,诗歌虽说已诞生,但尚无自己固定的体式,且还流于口头形式,一般以二言为主;到《诗经》时,中国诗歌开始真正奠定了自己的创作格局,形成了相对稳定的体式,也就是说,中国诗歌的真正起步,始于《诗经》时代。 《诗经》不仅创立了中国诗歌史上第一个有形的历史阶段——四言诗,且这种体式影响波及了后世各代的诗歌创作:一,后代的五、七言诗,尤其五言诗,是在它基础上的突破与扩展;二,即便在五、七言时代,也还有作者创作了不少四言诗,沿袭了《诗经》形式。 从诗歌的节奏韵律上说,《诗经》也为后世诗歌创了先例,尤其在诗歌的押韵形式与韵部等方面,为后世诗歌提供了范式与典型,这在诗歌创作史上具有重要价值与意义。 更重要的是,《诗经》在创作上首开了写真的艺术风格——以其朴素、真切、生动的语言,逼真地刻画和表现了事物、人物及社会的特征,艺术地再现了社会的本质,为后世文学创作提供了艺术写真的楷模与借鉴范式。具体地说,《诗经》为当时和后世活画了一卷社会与历史图画,真实地反映了上古时代社会的面貌,讴歌了上古时代人民的勤劳、勇敢,鞭挞了统治阶级的卑劣、无耻,为后世留下了立体的、具象的历史画卷,是一部丰富生动的上古时代百科全书。

    孔子对《诗经》及中国古代诗歌等多领域的历史贡献

【历史故事 民间故事】诗经赏析:诗经里的单相思也很美丽诗经一部古老的诗歌总集,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不过有时还喜欢把单相思写入诗歌,比如这一首《有女同车》,写的就是真真好极了: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山田耕夫

                        □山田耕夫

    一提起中国古代的诗歌,就让不少的人们想起《诗经》来。大多数学者专家都喜欢到《诗经》里去走一走,象是有很多的东西或答案都藏于其中。我在西北一所教育学院讲先秦文学的时候,也和他们一样,总是喜欢拿《诗经》开刀。今天,我也想从《诗经》出发,去解读或疏理一下中国古代诗歌。

  要说孔子与《诗经》的渊源关系,会让人们想起一个问题,那就是,孔子看重《诗经》的什么呢?说句实在话,《诗经》是一部民间歌谣,除“国风”之外,大多来自于民间。正是如此,后来的专家学者,大都相中《诗经》的文学价值,少有人去诗歌方面去研究它的社会价值。

    一谈起《诗经》,让我不得不说有两本专门研究《诗经》的最早文本,一本叫《诗序》,一本叫《诗大序》。这两本书,在我的大学生活中,也是影响我很大的中国古代诗学读本。由于成书很早,语言与现代的差别很大,读深读透的人不多见。知道《诗序》是专门解读《诗经》的重要读物,《诗大序》兼谈《诗经》的重要文献,也就差不多了。

    然而,在春秋时候的孔子,则与众不同。他却从政治角度去编研《诗经》,这又是为什么呢?这得从《诗经》在春秋时代的社会功用价值去看待这个问题。如《诗经》的政治意图等等。有人说,《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以诗歌形式承传政治主张的经书。仅管,这一说法还没有权威的认可,我看是有其合理的东西在为我们展现《诗经》的风采。正是如此,孔子才如此看重《诗经》的社会价值在于其政治主张的诗解。

      现在想起来,生活告诉我,远不及所需的。于是,又去从头再来,学习起《诗经》及那《诗序》与《诗大序》的两本书来,也就有了这篇文章。

  好,我从以下几个方面,谈一谈我的看法,供研究者商榷。

一、从《诗经》说起,到两汉的《诗经》研究

一、《诗经》用文学解读儒家思想

        《诗经》,在春秋时期称为《诗》或《诗三百》(收集诗歌大约有三百零五首,故称《诗三百》),到了东汉时,才叫它《诗经》与经书齐名。我们现在见到的《诗经》是毛诗版,东汉有一位著名的儒家学者叫郑弦的人签注过毛诗,因此,郑弦的签注本《诗经》流传至今。

《诗经》在春秋以前,已有零星出现,它收集的是黄河流域一带各诸侯国所辖的民间诗歌(准确地说,是民间歌谣),特别是“风”中,就有不少来自民间的诗歌。而“雅”和“颂”来自统治阶层及庙堂的歌诗。当时的诗是以歌诗的形式出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诗可以入乐而歌唱的。所以说,《诗经》中的诗,很大一部分是用来为宫廷服务的,特别是太平盛世的时候,往往是歌舞升平的必需品。

      从西汉开始,研究《诗经》的专著很多,其中《诗序》最早,对《诗经》的承传作用很大。而《诗大序》对《诗经》研究更为全面更为系统,这本《诗大序》分概论和分论两大部分,从《诗经》出发,以《诗经》为蓝本,比较早也比较系统地阐述诗歌的基本特征,以及诗歌的体裁和分类等诗歌的一般规律,比欧洲的《诗学》还早七八百年,为中国诗歌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三国时候的《诗品》两晋时期的《文心雕龙》等著作深受其影响。《诗大序》不愧为被视为全经概论或“总论”, 两汉时期乃至于当今中国诗学界的极其重要的文献。特别是《诗大序》的对“诗言志”(相传,最早见于《尧典》)等观点的强调,对中国古代诗歌及其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对《诗经》后来的研究,同样起着奠基的作用。

  正是如此,孔子曾说过,“不学《诗》,无以言。”不学《诗》,就不会说话了。连说话这种常事,都要求人们去学学《诗经》,那简直成了“万般皆下品,唯有学《诗》高”。到了孔子的那个年代,他更是强调学《诗经》的重要性。孔子说:“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其意不言而喻了。当时的贵族们不管干什么公事或出访诸侯国,几乎大多数用语出自于《诗经》里的诗。因此,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诗经》成了统治阶层的官方用语,成了官方思想的代言者。

二、从《诗经》对中国古代诗歌的影响说起

    这是其一,其二是黄河流域一带的礼乐文化之大气候下,孔子的故里鲁国(今山东)一带,更是礼乐之邦,深受其影响的孔子,便以礼乐文化为准则,加以其于《诗经》之中,为后来的儒家思想准备了深厚的文化基础。

    其实《诗经》对中国思想文化文学等影响是全方位的,特别是那个春秋时期以及以前的周礼周乐相结合的大时代之大背影下,《诗经》在上流社会特别是居统治阶层的贵族中间广为流传,对社会文明与进步也就产生了更为广泛的影响,甚至成了社会文化的核心价值。

    孔子的那个时代,经过收录整理的《诗经》,已经完成,但其编定成书的指导思想以及选稿分类等具体细化工作,相传是孔子及其弟子完成的。当时没有印刷技术,全靠人工手抄于竹简成书。这一系列活动即孕育了儒家思想,反之,其整过程又受到儒家思想的引领。所以说,有人说其《诗经》的成书与儒家思想的形成是互为作用的共同体。

  为什么会如此呢?

    据早期的春秋史书《左传》(又名《春秋左氏传》)和《尚书》等史书记载,贵族们在各种重要的场合都用《诗经》来表达各种政治意图。这就有力地佐证了“中国政治思想史”上,《诗经》算是最早用诗歌这种文学形式去解读儒家思想的诗歌总集。有人说,“诗歌是政治思想的产物”。这一说法应该是很有道理的。

  这与《诗经》的编定有关,据有关古代文献资料记载,《诗经》形成于西周,到了春秋时候,已经有了《诗经》的皱型文本,当时比较杂乱,相传经孔丘编订之后,便成了正式文本(另有一说,不是孔子编的,理由是那时候孔子才八岁。),而孔子是儒家思想的奠基人(创始人),而《诗经》编辑指导思想,选稿成书的标准等方面,当然离不开儒家思想的引领。从某种意义上讲,《诗经》的基本思想内容也就成了儒家思想的忠实代言人。所以孔子办私学时,就定《诗经》为必修课了。中国后来称的《国学》经典中,《诗经》也就必不可少了。

二、孔子对《诗经》后来的研究拓展了历史空间,跨学科地保存了详实的历史资料

    相传孔子曾以《诗经》来教育他的儿子孔鲤时,他说过这样一句话,“不学《诗》,无以言。”,这是什么意思呢?他的意思说,不学习《诗经》,就不会说话。会不会说话,当然不是绝对的,但孔子指的那种“话”就是符合“周礼”的话,符合“统治者思想”的“话”。可想而知《诗经》对中国思想文化的影响或作用何其根深蒂固啊!

    上面,我已经讲过《诗经》的编辑成书的指导思想及其删减选稿等原则,无不体现孔子的儒家思想。近来出土问世的战国竹简文献《孔子诗论》,它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有人说《诗经》不是孔子编定的,它只能说明在孔子编定《诗经》时,已经有了《诗经》这本书,不过当时的《诗经》真伪混杂,不是现在见到的《诗经》。从当时“周礼”思想的实际需要,需要对《诗经》进行全面的编修。从这个意义层面去解释《诗经》的这个问题,还可以证实《诗经》是孔子编修的,那是完全可信的。现在的《诗经》样本告诉我们:今本《诗经》章次、篇目等的具体运作基本上合符孔子的儒家思想的基本原则。这就从客观上证明了孔子对《诗经》做了系统整理和编订等重要工作。孔子的这些重要工作,特别是对《诗经》作了进一步调整各篇的乐谱与解读思路,使之更加符合儒家的政治理念。但是,孔子整理《诗经》的总原则,依然是“述而不作”,基本保持了诗歌原汁原味,为后来的《诗经》的历史性研究,思想的解读,文化文明的深层探源等重要活动,奠定了资料性基础。

      而其《诗经》本身去言语的话,就是《诗经》的诗句啦!《诗经》的诗句,除少许有五言句外,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诗句是“四言句”,其“文法”基本符合古代汉语语音语言规范,为后来的“五言”“七言”和“杂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中国古代诗歌形式的规范等方面看来,开启了良好的开端。同时,为中国诗歌的合理发展提供了可靠的理论依据。

    在有关《诗经》研究性论著中,我曾提到过《诗经》是中国最早的“百科全书”。我们可以从孔子主张学《诗》的两大理由里可以得到佐证,其中一条理由就是说《诗经》中的很多诗篇中有“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难怪纳兰成德在他的《毛诗名物解·序》一文中所说的,“六经名物之多,无逾于诗者,自天文地理,宫室器用,山川草木,鸟兽虫鱼,靡一不具,学者非多识博闻,则无以通诗人之旨意,而得其比兴之所在。”。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孔子对《诗经》的历史贡献,远远超出了承传诗歌意义的本身,为我们后来的研究其他学科保存了详尽的历史资料。

      而其《诗经》的内容体例而言,也为中国后来的诗歌拓宽了多维空间的合理发展。“诗言志”对于诗歌当时的时空发展来说,确实起到过重要的历史作用,有着不可代替的历史功绩,而其发展到“诗言情”,那不是诗的历史进步吗?诗歌的每一次发展每一次进步,都少不了无数诗人们的历史贡献。

三、孔子对《诗经》的评论,开创中国古代诗歌批评之先河

    后来的《楚辞》《汉赋》两晋的《骈文》唐诗宋词等等无不深受其益,不论其“诗句式”“诗格诗风”,以及“诗之文体”都是如此。

  说到孔子对《诗经》的历史评论,让我想起在他对《诗经》的编定工作中说过其编修原则是“述而不作”,算是对《诗经》的总体认识和评价,也算是对《诗经》最原始的评论吧!     

    《诗经》,大家都知道,她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最初出自民间并一直口传民间几百年,仅管经过孔子以后若干人的编修,使之不断完备。但到了宋代,被中国诗学理论家先辈朱熹已注意到了一个现象。什么现象呢?那就是《诗经》里的“国风”中,很大一部分诗歌来自于乡间里巷歌谣,其内容大多与咏男女之情有关,各言其情。而其情不是私下性情之情,而可是登大雅之情也!也难怪孔子说《诗》乃“思无邪”,从儒家思想的角度为《诗经》的社会价值确立了应有的历史地位。所以说《诗经》不仅仅是有其不可多得的诗学价值,说《诗经》饱含着重要的文学价值,是因为《诗经》所收录的诗歌之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诗属于民间歌谣,按常规划分应属于文学选本,所以如此。在其他方面如思想文化等等,则有相应的极其重要的思想与文化等社会意义上的价值!另外,《诗经》所包含的学科方面也很多,如《动物》、《植物》、《中医学》以及《物候学》、《民族学》和《民俗学》等等,有人称之为春秋战国时期的“百科全书”也是很有其道理的。

  孔子后来从《诗经》的社会作用方面,也评论过《诗经》,他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孔子的这一评论行为,其意义不仅在于中国诗学领域,对中国文学批评的意义也很重大,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他算是开天之祖。

三、关于《诗经》对中国古代诗歌之解读的结束语

    后来的中国文学批评家,他们从“兴观群怨”中找到了诗歌批评最原始的批评之路。对“兴观群怨”的历史解读,也算是“各领风骚数百年”。中国文学批评史上,著名文学批评家孔安国、朱熹以及郑玄和后来的曹操父子还有刘勰等名家对此,也算是“各领风骚”吧!他们从各自不同的解读出诗歌存在的历史意义。一个最为根本的共同点在于诗歌的反映社会现实生活的根本属性在于通过诗歌的阅读可以帮助读者认识风俗的盛衰、政治的得失以及帮助人沟通感情,互相切磋砥砺,提高修养和批评指责执政者为政之失,抒发对苛政的怨情等等其社会作用。这也算是孔子对于诗乃至于所有文艺作品的美学功能、认识功能和教育功能的早期认识和总结。

  总的看来,《诗经》在经学文学文化学等各大领城内有着多方面的多层次的影响。因其内容不是单一的,包括多方面的文学内容的体例,有人说“诗无达诂,易无达占。”,从中我们看到了对中国古代诗歌以至于后来的诗歌之演变也是全方位的。

    总而言之,孔子对《诗经》的总的评论时说过这样一句名言,他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他的这一评论为《诗经》后来的评说定了一个基调或说是一个理论框架。从政治思想方面,解读出《诗经》的“无邪”。为后来的为诗之路,也应让自己的诗“无邪”。这既是诗歌批评的标准,也是诗歌的美学准则。因此,“思无邪”三个字就是孔子对《诗》三百所有诗歌内容的总结和概括。所以有人认为孔子在整理过程中,他的《诗经》删减也是将“思无邪”作为其基本原则的。

  正是如此,才有《诗经》如此之高的诗歌学价值和文学价值,特别是其中国古代诗歌的美学价值等方面更是如此,也算是对“中国美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产生的历史性意义的影响和历史性贡献。不仅如此,对中国的儒家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或影响!有人说,“诗是心灵的歌唱。”实践和历史特别中国诗歌发展史已经深刻地证明了这一点。

  从《诗》、《礼》和《乐》这三者看来,它们完全体现了三位一体的基本准则。孔子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基本体现了《诗经》的“温柔敦厚”的社会目的或说是社会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诗经》的社会职能已经远远突破了中国古代诗歌的范畴,已经将自己的触觉延展到礼乐制度、儒家思想文化等诸多领域里去了。成为中国儒家思想的忠实解读者。

    好,这次简谈于此,敬请评说与批判!

  总之,无论从哪方面讲,孔子对《诗经》及其对中国古代诗歌所产生的历史影响及其历史贡献都是史无前列的。特别是对后来的中国诗歌的发展及其诗歌文学等等的批评,有着相关重大的历史贡献,这是有目共睹的,中国文学发展史也历史地证明之。

                2018.1.6.于浙江温西

  好,暂谈于此,诚请批评为要!

                2018.1.13.于浙江温西

本文由永利国际手机登录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中国古代诗歌等多领域的历史贡献,最早的一